第一千二百八十章 桥上石雕

  韩立袖袍一抖,另外三十六柄青竹蜂云剑飞射而出,悬停在了三人前方高空,呈一字并列而开。

  随着韩立掐诀一点,这些飞剑同时滴溜溜一转下,大片金色雷光冲下方绽放,化为了一片近千丈的巨大雷电剑幕,将三人挡在了身后。

  与此同时,金童身上金光一闪,瞬间化为噬金仙形态,啼魂则双手一抬,掌心黑芒大盛,同时祭出幽冥鬼爪和散魂鬼笛。

  三人刚刚做完这一切,密密麻麻的鬼物便已如潮水般涌了过来。

  这些鬼物模样各异,奇形怪状,甚至有些根本看不到形体,散发出的气息更是参差不齐,冲在最前方的以真仙境以下的低阶鬼物占绝大多数,但其中不乏金仙层次,甚至太乙层次的鬼物。

  由于数量大得惊人,汇聚在一起的气势,自是骇人至极。

  漫天鬼物狠狠撞在雷电剑幕上,更发出各种攻击,轰击在剑幕上。

  顿时,雷电剑幕上雷光狂闪,整个剑幕颤动不已。

  韩立面色不变,两手飞快掐诀,剑幕之上泛起一个个金色光点,然后无数雷电剑气从中喷射而射,斩在了那些鬼物中。

  一时间,滋滋之声大作,鬼哭哀嚎之声此起彼伏!

  都天神雷破坏力极强,对鬼物又有克制的功效,顿时冲在最前方的大片低阶鬼物被剑气绞碎,化为了阵阵青烟消失。

  后续鬼物在一些高阶鬼物的带领下,没有丝毫停顿,继续狂涌而来。

  那些鬼物似乎对黑河很是忌惮,不敢靠近,只从正面,还有左右两侧袭来,以至于韩立三人无需腹背受敌。

  只是后方目光所及之处,更是乌泱泱一片,看起来仿若无穷无尽一般。

  但此地情况不明,若是贸然后退,会否触及其他禁制,甚至招惹来其他什么存在,也犹未可知。

  韩立眉头微皱,一言不发的继续催动剑幕防御。

  青竹蜂云剑所组成的雷电剑幕虽然厉害无匹,但鬼物实在太多,一波一波涌来,剑幕很快呈现疲态。

  啼魂和金童大急,几次想要上前帮忙,却被韩立传音阻止,让她们保存实力。

  就在此刻,一个尖啸响起,周围铺天盖地的鬼啸声也压盖不住。

  疯狂冲击的鬼物攻势一缓,然后飞快彼此凝结,形成四五个巨大的剑型战阵。

  呜呜呜!

  这些战阵飞快旋转,仿佛一个个钻头,然后猛然冲向金色剑幕。

  顿时金光和黑芒爆发出耀眼的光华,如同烟花一般绽放。

  金色剑幕“咔嚓”一声,应声碎裂,三十六柄青竹蜂云剑浮现而出,打着转倒射而回,上面雷光略显黯淡,似乎灵性受到不轻的损伤。

  韩立面色一沉,抬手一挥,将那三十六柄青竹蜂云剑收起,在体内温养,然后五指一张,虚空抓出。

  守护在他身旁的另外三十六柄青竹蜂云剑立刻爆射而出,化为三十六道刺目金光,正面斩向飞扑而来的鬼物。

  嗤啦嗤啦的爆裂锐啸声响起,近百只鬼物被斩灭,化为青烟消失,但更多的鬼物飞扑了上来。

  金童和啼魂眼见此景,无法继续等待下去,立刻出手。

  啼魂祭出幽冥鬼爪,上面“噗”的一声,燃起熊熊黑色火焰,火焰中隐隐传出厉鬼狞笑的声音,抓向左边的鬼物。

  飞扑而来的鬼物被幽冥鬼爪一抓,立刻爆裂而开,在火焰中化为了灰烬。

  她也吹起了摄魂鬼笛,一股股黑色音波从鬼笛上射出,化为无数音刀音剑,斩在周围鬼物中,顿时也将不少鬼物斩灭。

  啼魂用鬼爪,鬼笛击杀的同时,口中也喷出黑色霞光,不断卷住周围的鬼物吞噬下去。

  相比韩立和啼魂,金童的攻击效果就显得不那么明显了。

  它两只前爪一挥,数十道森冷晶光爆射而出,斩向右侧的鬼物,顿时将大片鬼物切割粉碎。

  但除了少数身体是实体的鬼物被斩杀外,幽灵,阴魂类的鬼物却恍若无事,虽然被切碎了身体,立刻又凝聚成型,继续飞扑上来。

  金童眼见此景,眼神一沉,庞大身躯的一半突然解体,化为一片金云。

  另外半边身体金光一闪,化为一只较小些的噬金仙。

  金云之中赫然是无数米粒大小的噬金虫,铺天盖地的朝着那些幽魂鬼物冲去,紧紧钉在那些幽魂鬼物身上,任其如何施法,都甩脱不掉。

  无数噬金虫飞快吞噬,那些幽魂鬼物转眼间被吞噬殆尽,只是速度略显慢了些,后续的鬼物汹涌而来,不断的将那些噬金虫朝前面压来。

  韩立眼见此景,五指连弹。

  顿时数百道雷电剑气飞射而出,斩在右侧的鬼物上,将那些幽魂鬼物扫灭近半,让金童松了口气。

  三人虽然抵挡住了漫天鬼物的冲击,压力也不小,而四面八方源源不断有鬼物汇聚而来,似乎无穷无尽一般。

  “该死,这些鬼物怎么这么多,主人,现在怎么办?”啼魂问道。

  “与其留在这里当靶子,不如冒险,沿着黑河向后撤。”韩立微一沉吟,说道。

  于是三人且战且退,沿着黑河朝上游飞快前进。

  “你们看,前面有座桥!”片刻后,啼魂突然惊喜叫道。

  韩立转首望去,前方确实出现了一座古旧拱桥,横亘在黑河之上。

  拱桥是暗红颜色,向着黑河对面延伸而去,没入前方黑暗之中,看不清有多长。

  桥上坑坑洼洼,不知损毁了多少地方,充满岁月的沧桑,不过整体看来还算完整。

  “吼啊!”

  就在此刻,那些鬼物突然发了疯一般,疯狂朝着他们扑去,攻势猛烈了倍许,三人压力大增。

  韩立抬手一挥,一道金光从他手中射出,落在石桥上,化为一具金色道兵。

  道兵沿着石桥,向前飞奔而去。

  半空的黑云并未落下黑色雷电,河中的那些可怖蛇虫也没有扑出来攻击。

  “撤到桥上去。”韩立看到此幕,眼睛一亮,立刻喝道。

  说话的同时,耀眼无比的金色雷光从他手臂上绽放,然后他拂袖一挥。

  轰隆隆!

  数百道粗大雷光朝着周围横扫而去,顿时将周围数十丈内的鬼物尽数清理干净。

  三人趁机冲上石桥,啼魂面色微变,双脚突然变得酥软,险些摔倒。

  “没事吧?”韩立一把将其扶住,直接拉着朝着前方飞奔。

  那些鬼物聚集在石桥一头,朝着韩立三人发出愤怒的嘶吼,却不敢踏上石桥一步。

  “这桥上似乎有种压制鬼物的力量,对我也有些影响,不过不大。”啼魂深吸一口气,挣脱韩立的搀扶,自己站稳了身体。

  韩立点点头,嘱咐她自己小心,继续向前快步走去。

  这石桥是拱形,越往前去,距离半空的黑云越近,三人都有些惴惴不安,不过黑云却没有什么反应,似乎石桥将三人气息给遮掩住了。

  “咦!”啼魂再次轻咦了一声。

  “怎么了?”韩立和金童立刻戒备。

  “前面石桥上有个东西,好像是尊雕像。”啼魂面露古怪之色。

  “雕像?”韩立微微愕然。

  三人继续向前,很快来到啼魂所说的雕像前。

  这个雕像是人形,足有三四丈高,通体灰白,看起来似乎是某种特殊的石料,没有散发出丝毫气息。

  石桥本来就不算很宽,雕像立在中间,挡住了大半。

  “这种地方怎么会出现这东西?”啼魂打量眼前雕像,说道。

  韩立眉头也微微皱起,运转九幽魔瞳仔细打量这灰白雕像。

  “咳咳……竟然还有真仙界的修士敢来到这幽冥界,难得,难得啊。”就在此刻,一个沉闷的声音响起,赫然是从雕像里传出的,说的也是真仙界语言。

  三人一惊,急忙向后退了几步。

  “阁下是什么人?”韩立眉梢一挑,问道。

  “我的名字报出来,估计你们也没听过,不过我和你们三人一样,都是来自真仙界,能在这里遇到同乡之人,真是太好了。”雕像言语中带着一种无法掩饰的欣喜。

  “你当真是真仙界之人?”韩立听闻此话,心中暗惊,面上却不动声色。

  “我乃是戊土仙域,土皇宗之人,一个偶然的机会来到这幽冥界。话说回来,你们三位是什么人?来这幽冥界做什么?”雕像问道。

  一旁的金童头颅突然微抬,眸中闪过一丝骇人精芒,但立刻又隐藏了下去。

  金童神情变化虽然只有一瞬,还是被韩立看在了眼中。

  “我们三人都是散修,并无固定住处,至于为何来这里,和你差不多,被一个空间裂缝吞噬,偶然来到了这幽冥界。”韩立不紧不慢的说道。

  “原来是这样,那你们的运气还真是不好,竟然落在了猛鬼荒原上,亏得你们能冲杀出来。”雕像啧啧说道。

  “看来你对这幽冥界,似乎知道的不少?”韩立说道。

  “算不上了解,我在幽冥界多混了一段时间而已。”雕像嘿嘿一笑道。

  “阁下为何会在这桥上?而且化为了石像?”韩立默然了一下,继续问道。

  “你以为我愿意?我这是中了敌人的秘术,被封印在了这里。”雕像叹了口气,说道。

  韩立并未惊讶,他刚刚也用九幽魔瞳看出来了,这石雕内有灵力流动,确实是某种封印,非常高明。

  只是封印内是什么,以他的眼力也看不出来。

友情链接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