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二百八十一章 鬼话

  “咳咳……我说三位道友,正所谓异乡相逢便是缘,看在我们都是真仙界修士,又回答了你们这么多问题的份上,能否先救在下出去,咱们再聊其他?”雕像随即又希翼的说道。

  “救你也不是不可以,不过我们三人初来乍到,想从阁下那里打听一些有关幽冥界的情报。”韩立不置可否的说道。

  “这个当然没问题,不过我在幽冥界去的地方也不多,只对这黑河域较为熟悉而已。”雕像忙说道。

  “黑河域……可是指幽冥界的一处地域吗?幽冥界有多少地域?”韩立问道。

  “不错。幽冥界地域非常广大,至于有多大,即便是幽冥界之人怕是也说不清。我所知道的域,也只有黑河域,地冥域,阎罗域三个而已。”雕像说道。

  韩立听到“阎罗域”时,心头不禁一跳,面色不变的继续说道:

  “你先说说黑河域的情况。”

  “黑河域面积之广,据说不下亿万里,主要因为下面的这条黑河而得名,内部有猛鬼荒原,不死森林,血狱峡谷等十七八处地方,居住的鬼物数量很多,但种族繁杂,不过具有灵智的不多……”雕像滔滔不绝的说道。

  韩立从雕像的口中,对于幽冥界有了一个大致印象。

  这里和真仙界,魔域,灰界等地方并无太大不同,也是族群林立,各占山头而已。

  “黑河域,地冥域,阎罗域这三大地域,各有哪些厉害人物?实力如何?”韩立微一沉吟,再次问道。

  “这个我倒是不太清楚,只是听人说幽冥界有三大巨头,分别叫血厉,冥王,鬼巫,各统一方。黑河域这里,似乎归那血厉统管,至于其他两域归于哪一方,我也不太清楚了。主要是幽冥界这里有灵智的鬼物很少,很难打听到情报……至于那三人的实力,据说都极其强大,但究竟到了何种地步,我就不知道了。”雕像说道。

  “关于阎罗域,你可知道些什么?”韩立点点头,话锋一转的问道。

  “阎罗域我没有去过,只听说那里的鬼族实力很强,而且管理严格,不像黑河域这里,比较混乱。”雕像沉吟了半晌,说道。

  “你听说过阎罗域那边,有一个名叫阎罗之府的地方吗?”韩立直接问道。

  “阎罗之府?我隐约以前曾经对一个鬼物搜魂,在其记忆里看到过这么个地方,在阎罗域的边陲之地,好像很是神秘的样子。”雕像一怔,沉默了片刻,似乎在竭力回忆。

  “你现在还记得那地方在哪里吗?”韩立闻言一喜,立刻追问道。

  “我在这里被封印了不知多少年,时间太久,很多事情都记不太清了,不过应该可以试试。”雕像说道。

  韩立听闻此话,并没有立刻回应,眼角余光看向一旁,传音问道:

  “啼魂,你可能判断此人说话的真假?”

  “这人被封印在里面,我感觉不到他的神魂,不过从他的语气来判断,应该不是假话。当然,也不排除此人极擅伪装的可能。”啼魂传音回道。

  韩立闻言,心中一定,正要说话。

  “你说你是戊土仙域土皇宗之人,你是土皇宗哪一脉的弟子?”一旁的金童突然开口。

  韩立和啼魂面露诧异之色。

  “这位道友对我们土皇宗颇为了解啊,我是土皇宗苦竹峰一脉的弟子,拜在苦竹峰峰主岳靖门下。”雕像再次一愣,然后笑道。

  金童闻言不再说什么,对韩立悄然眨了眨眼睛。

  韩立虽然好奇金童为何对戊土仙域这般熟悉,却也没有多问,转而说道:

  “好,我将你放出来,你带我们去阎罗之府。”

  “没问题,成交!”雕像立刻保证道。

  韩立微微一笑,向一旁的啼魂道:“啼魂,你助我一臂之力,破开这封印。”

  啼魂点点头。

  “这封印可不简单呐,这些年我是不断研究,琢磨了不少法子,也算掌握了一些要领,是否要我告知你?”雕像说道。

  “不必,这封印虽然强大,却随着时间流逝变弱了很多,我已经看出其中破绽在何处。”韩立摇头说道。

  然后他传音告知啼魂破绽所在,两人开始动手施法。

  不多时,啼魂在左,韩立在右,两人同时施法,朝着那尊雕像上打下一道光束。

  韩立是以仙灵力,打在了雕像右侧身上的一道封印篆符,啼魂则是以法则之力覆盖住了雕像的整个身躯。

  只见那道封印符箓在仙灵力的冲击下,腾地燃起一团幽绿火苗,呼呼燃烧片刻之后,陡然化作两道火线,朝着上下延伸开去,绕着整座雕像一圈后,合归一处。

  而随着啼魂的法则之力不断输入雕像体内,雕像身上开始泛起猩红光芒,其身上覆盖着的那层石皮开始一点一点剥落,最终彻底显露出了真形。

  只见封印在雕像中的,竟然是一个身高足有三丈的魁梧男子,其赤裸着上身,浑身肌肉鼓胀,血红色的皮肤上,凸起着一圈圈古怪符纹,看起来充满了原始地力量感。

  而更加诡异的是,他脖颈上只有一块血痂一样的显眼伤痕,竟然并无头颅,而在其胸口双乳上,却生着两只泛着金色光泽的眼睛。

  “这是什么鬼东西……”金童见状,不由倒抽了一口凉气,喃喃说道。

  啼魂也是眉头紧蹙。

  “这家伙……多半不是仙界之人。”就在啼魂和金童心声诧异之际,耳边响起了韩立的传音声。

  “咯咯咯……咯咯咯……”

  一阵古怪的笑声从那无头男子身上传来,韩立三人下意识与之拉开了些许距离,朝着其身上望去,就见其腹部一上一下鼓动,便有沉闷声音响起。

  “终于脱困了,终于出来了,哈哈……没想到你们还真有几把刷子,竟能破开此禁!”无头男子声音越来越大,嗓音里蕴含地疯狂和仇恨之意,也越来越浓。

  这声音语气,与之前相比,简直判若两人。

  “道友既然已经脱困,还请遵守诺言,前面带路。”韩立一手负后,笼在袖中的掌心已经亮起光芒,随时防备着此人暴起伤人。

  “幽冥之地,从来只有鬼话连篇,哪有信守诺言?尔等就为吾战斧血祭吧。”无头男子腹部鼓动,意态癫狂道。

  话音落时,其手中已然血光一现,握住了一柄三丈来高的血色巨斧。

  “咚”

  无头男子单手持斧,重重一跺地,一股强大气息顿时从其身上荡漾开来。

  “大罗巅峰境界却被封印于此处,你究竟是什么人?”韩立手腕一转,掌心中浮现出一柄青竹蜂云剑,斥道。

  “吾名……血厉!”

  无头男子爆喝一声,一步踏出后,身上便亮起一层红色光晕,继而化作一连串模糊的虚影,谁都没能看清他的动作,便来到了啼魂身后,一斧劈了下去。

  “小心……”韩立一声爆喝,体内时间法则已然运转,身形瞬间追了过来。

  啼魂自己也已经反应过来,身形一个前冲,刚刚好避过了巨斧的锋刃。

  “嗤……”就听一声裂帛之声响起,啼魂后背衣衫陡然撕裂,抛洒起一片血花。

  与此同时,韩立也已经闪身来到了血厉身后,手中长剑骤然前刺,直奔其后心而去。

  然而此时,诡异的一幕却出现了!

  血厉并未转身,只是肩部关节传来“咔吧”一声异响,其手臂竟然直接拧转了过去,握着血斧一个格挡,以斧身抵住了剑锋。

  韩立目光一凝,手上法诀一掐,青竹蜂云剑上顿时爆发出一片金色华光。

  无数金色电丝“滋啦”作响,化作一道道都天神雷劈打而出,将血厉笼罩了进去。

  血厉胸前双眼被金雷扫中,立即闭了起来,发出一阵哀嚎之声。

  啼魂则立即从其身前飞掠而走,落在了金童身侧。

  金童一眼望去,就见啼魂的后背血肉分开,一道狭长血线几乎贯穿了整个脊背,伤口之深,几乎已经可以看到里面的节节脊骨了。

  她顿时勃然大怒,身上金光一闪,猛然冲向血厉。

  “喝……”

  这时,就听血厉口中一声爆喝,其手中巨斧上符光大作,一个血色漩涡陡然浮现其中。

  韩立蜂云剑上释放出的金雷,立即被漩涡吸纳,纷纷涌入巨斧之中。

  巨斧上金光缠绕,在半空中抡出一个圆弧,又朝着韩立当头劈了下来。

  只见其上血光大盛,裹挟着一片金色电光,如同瀑布一般朝着韩立倾泻而来。

  韩立见状,没有撄其锋芒,而是身形一闪,便避让了开来。

  血厉巨斧中的都天神雷释放一空后,身上血色光晕再次亮起,身形划出一串残影,便朝韩立追了上去。

  然而半路上一道金光迅捷而至,却是金童直冲了过来。

  血厉身形猛一拧转,一斧又朝着金童纵劈了下来。

  就在此时,金童浑身金光大作,瞬间显化出了噬金仙本体,不闪不避地撞向血色巨斧。

  “锵”的一声锐响!

  血色巨斧的锋刃斩落,却被金童两道前爪交错相夹,死死卡在了中间。

  血厉腹部眼中异色一闪,猛然向下一压。

  金童身躯向下一坠,却仍是死死控制住了血厉的巨斧,分毫不松。

友情链接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