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二百八十四章 三王

  等到白色烟雾彻底消散之后,枯树上再没有什么仙风道骨的老道士,只剩下一个身形干瘪,浑身青黑,好似猿猴的狰狞恶鬼。

  其头颅颇大,额头前突,上面生有骨角,两道眼窝深陷,鼻梁低矮,嘴巴外凸,贴上毛发就与猴子完全无异,赤裸着上身,皮肤上到处都是老旧的伤痕。

  只是这恶鬼此刻却是神情萎靡,一副垂头丧气,哀叹连连的模样。

  “你究竟是什么人?跟那血厉又是什么关系?”韩立沉声问道。

  “唉,实不相瞒,我乃三大府君之一的鬼巫王,曾与血厉王和冥王各自镇守一方,劾镇万鬼。当初受人蛊惑,中了离间之计,将血厉王封印在了奈何桥上。后又与冥王起了嫌隙,被那挑拨之人坐收渔利,才落得了这般田地。”恶鬼幽幽长叹一声,缓缓说道。

  说罢,他的目光又落在了啼魂身上,仍是一副打量观察的样子。

  “鬼巫王?”韩立瞳孔微微一缩,上下打量了对方一眼,有些迟疑的喃喃说道。

  “道友不必客气,叫我鬼巫便是。如今无兵无将,无权无势,还算什么王?”鬼巫讪讪一笑,自顾说道。

  “我对你们的过往故事不感兴趣,现在只是想知道两件事。第一,你为何引我们来此?第二,你可知道阎罗之府的所在?”韩立问道。

  “我引你们来此,是因为知道你们能救我脱困。”鬼巫有些激动,说道。

  “救你脱困,凭什么?之前我们就是一念之仁,解开了血厉的封印,才被他追杀得逃窜至此的。”韩立眉头一挑,问道。

  “血厉那厮连头都没有,怎么会有脑子!我岂能跟他一样?我之所以相信你们能救我脱困,一是因为冥王的关系,二则是因为我如今只剩一缕残魂,对你们构不成什么威胁。你们总不至于连一个残魂也畏惧吧?”鬼巫大声叫嚷道。

  “喂,你口口声声说因为冥王,这里有冥王什么事?”金童疑惑道。

  “看来当年我们三人中下场最惨的还是冥王啊……血厉被封,我被几乎灭杀,好歹都还保存有记忆,冥王却是已经身死轮回了。”鬼巫听罢,双目幽幽望向了啼魂。

  啼魂见状,眼中闪过一丝茫然之色,看了看金童,又看了看韩立。

  “你说她是冥王转世?”韩立问道。

  “若非冥王转世,怎会修神魂之道,又怎会有如此奇特的神魂气息?更重要的是,她又怎会一来这江心沙洲,就被脚下的散魂沙所吸引?你们或许不知道,这些散魂沙本就是冥王的遗留之物。”鬼巫叹了口气,说道。

  “我是冥王?”啼魂仍是有些不敢相信,自顾问道。

  “如若还是不信,你尝试以魂力召唤金沙,看看它们的反应便知道了。”鬼巫说道。

  啼魂将信将疑,双目缓缓一合,双手平摊身前,一层魂力波动随即从其周身荡漾开来。

  片刻之后,整个江心沙洲开始剧烈抖动起来,那些掩埋在骨粉之中的金沙,一颗颗,一粒粒,全都在一股无形力量的牵引下自行飞出,在高空中凝成一道数十丈长的金色缎带,上下翻飞,飘荡不已。

  啼魂这才缓缓睁开了双眼,看向高空中金沙凝成的缎带,眼中闪过一抹难以置信之色,她心念才微微一动,那金色缎带便在高空中一转,飞落而下,亲昵地环绕在了她身侧。

  “看到了吧,我没骗你们吧?”鬼巫脸上也露出一抹喜色,说道。

  “啼魂,用金沙将枯树根部包裹起来。”韩立不为所动,冷冷说道。

  啼魂对于韩立的指令向来没有异议,闻声之后,立即照办。

  “哎呦喂,你们要干什么,怎么翻脸不认人呢?”鬼巫一声惨呼,哭天抢地道。

  “别装蒜了,你让啼魂取走金沙,不过是为了解除对你的禁制罢了,我若没猜错的话,这里对你一共施加了三重封印,金沙是其一,枯树是其二,那方盒便是这其三。而你的魂魄就封印在方盒之中吧?”韩立冷哼一声,说道。

  鬼巫闻言,神色一僵,随即冷静了下来,再没有方才胡搅蛮缠的架势,说道:

  “小子,你的眼光真是够毒的,不错,封印的确是这三重,而我的神魂也确在锁魂匣中,只是我没有骗你,历经岁月摧残,我的魂魄已然不全,残留下来的不过是一缕不甘失败,渴望着复仇的残魂罢了,对你们毫无敌意。”

  “你认为她是冥王,又是如何看出来的?”韩立问道。

  “或许是我如今只余一缕残魂,所以才能更深切的感受到吧。总而言之,我说的这一切都是真的,这个叫啼魂的姑娘,的的确确是冥王的转世。当年她在挑拨之人的帮助下将我肉身毁灭,封印在了此处,她自己竟也没能落得什么好下场,也实在是可笑。”鬼巫嘲讽道。

  啼魂对于他所言之事,根本没有半点记忆,自然不为所动。

  “我让你们放我出来,也不仅仅是为了复仇,实在是不愿眼睁睁看着幽冥沉沦,以至于三域也随之大乱。”鬼巫神色一缓,叹息一声,说道。

  “你这话是何意?”啼魂问道。

  “你记忆全失,可还记得六道轮回盘?”鬼巫问道。

  “六道轮回盘?”啼魂跟着喃喃念诵了一句,却仍是没有想起什么。

  鬼巫见她摇头,有些无奈说道:

  “六道轮回盘乃是幽冥重宝之一,是能够左右六道轮回命数的一大神器。那人当年挑拨我们三人,所为的正是得到此物。”

  啼魂闻言,眉头微蹙,对其言语似乎也多了几分兴致。

  “当年你我三人被那人一一剪除之后,他便自号转轮王,掌控了三域。只是对于万鬼势力,他并不如何上心,却擅自催动六道轮回盘,任意干涉魂魄转世,并借此吸取轮回之力修炼。此举违背天地命数,实在是违逆天道之举。长此以往下去,莫说整个幽冥界,就是其他界面都会受到影响而大乱。”鬼巫继续说道。

  “你被封印此处不知多少万年,为何会对冥界之事了如指掌?”韩立眉头微蹙,问道。

  “道友应该已经猜到了吧?这沙洲上的累累白骨,和那些沉入河中的更多尸骨,都是我这么多年来吸引来的养料,否则在如此强大的禁制之下,我又怎么可能还保留一缕残魂至今呢?”鬼巫苦笑一声,说道。

  “这么说来,被你言语哄骗,惨遭毒手的可怜家伙的确不少。”韩立笑道。

  “我苦苦支撑至今,已经快到油尽灯枯的时候了,所幸你们带着冥王来了。我有救了,幽冥亦有救了……”鬼巫满怀希冀看向啼魂,缓缓说道。

  “你所说的什么前世今生,什么轮回命数,我毫无记忆,也无甚兴趣。”啼魂闻言,眉头微蹙,说道。

  冥王身份对她来说,根本就是毫无根据的虚无之说,她自有灵智便是在灵界,与韩立经过的点点滴滴才是真实。

  “你经过轮回洗炼,没有了前世记忆,自然对我所言全无感念,但若是你能够找回前世记忆,我不信你还能如此放任不管?”鬼巫说道。

  “前世记忆还能找回?”韩立疑惑道。

  “只要我们能够到达黄泉大泽湖畔,找到六道轮回盘,就能够通过此宝映照出前世记忆。届时等你觉醒前世记忆,就能通过轮回秘术获取前世的修炼经验,定然可使法则之力大为精进。到那时候,我去劝说血厉,我们三人重归于好,结成同盟,定然能够战胜转轮王,重新夺回幽冥三域。”鬼巫越说越激动,双眼之中绽放出奕奕神采。

  啼魂闻言,眼中闪过一丝迟疑之色,似乎有些动摇了。

  “冥王重返,血厉破封,你我重逢,你不觉得太巧了吗?这正是轮回天定,冥冥中让我们重新相聚啊……“鬼巫苦口婆心劝说道。

  啼魂听闻此言,有些踌躇地望向韩立。

  “虽然对幽冥界的争斗没什么兴趣,不过这六道轮回盘似乎还有些看头,一起去看上一遭倒也无妨。不过在此之前,我们得先找到阎罗之府才行。”韩立点了点头,说道。

  “道友要去阎罗之府,此事不难。”鬼巫闻言,开口说道。

  “你知道阎罗之府?”韩立眉头一挑,问道。

  “不知你们脚程快不快,快的话,距离这里不过半月路程,最慢……一个月应该能到了。”鬼巫沉吟片刻,说道。

  韩立心中一喜,面色却仍是不变,似乎还在犹豫。

  “道友只要肯答应,之后带我去到六道轮回盘所在的黄泉大泽,助我恢复实力,我便可带你们前往阎罗之府。”鬼巫见状,补充说道。

  韩立听闻此言,终于点了点头,答应了下来。

  “既然结盟已成,还请道友先帮我解开封印。”鬼巫满脸笑意,说道。

  “这散魂沙好解,啼魂一挥手的事而已,这后面两道封印却是古怪的很,不知鬼巫道友可知如何解除?”韩立问道。

友情链接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