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 与鬼同行

  “这棵枯树乃是阳翅木炼制,外表看着黢黑好似给火烧过一般,实则是其内育神焰,自个儿给自个儿烧的。道友如有至阴之物与之相克,便可将其暂时压制,我便可以脱身了。”鬼巫说道。

  “哦,那锁魂匣该如何破?”韩立又问道。

  “此物本来是防止我魂魄逃散,用来收集炼化我残魂的,之后我花了极大代价才将之改造了一二,反将其变成我藏魂的法器。如今它与我神魂已经相连,贸然打开的话,我这一缕残魂恐怕经受不住阴风几次撩拨,便要灰飞烟灭了。”鬼巫苦笑了一声,说道。

  “如此便好办了,啼魂,你先收起散魂沙。”韩立笑着说道。

  啼魂闻言,随手一招,那片包裹在枯树根部的金沙随即倒飞而回,在她手心一阵盘旋后,随即被其收入了体内。

  “一直说要补偿你,总没兑现,今日倒是刚好遇上了。”韩立见状,笑着说道。

  鬼巫一阵莫名其妙,不知韩立的话,是说给他们谁听的。

  结果就见,韩立肩头银光一闪,一个银焰小人从中跳了出来,满脸欢快笑意地搓了搓手,一蹦之下就落在了黑色枯树上,如八爪鱼一样抱了上去。

  “这是……”

  鬼巫察觉到精炎火鸟身上的气息,顿时觉得不安起来。

  “不用惊慌,这是精炎之火,至阳之物,那阳翅木正好给他大补。”韩立笑道。

  “道友可请那小童万分小心,莫要伤了我的尸骨……”鬼巫说完这句,身上顿时白烟一敛,收缩回了锁魂匣中,没了声息。

  韩立见状,笑了笑,叮嘱了精炎火鸟一番,便任由其化作一片熊熊燃烧的银色火焰,将阳翅木吞噬了进去。

  吞噬的过程不算太快,足足花费了半个多时辰,韩立几人便也趁机修养了一番。

  末了,精炎火鸟银焰一收,重新化作了银焰小人模样,如同喝醉了一般,摇摇晃晃地跳上了韩立肩头,招呼也没打,就向后一躺倒,融入了韩立体内。

  白色沙洲上的枯树已经消失不见了,只剩下一具黑色尸骸和一个黑色方盒落在地上。

  韩立冲着啼魂使了个眼色,后者立即一挥手,先前收起的散魂沙,又浮现而出,直扑过去将那具尸骸和锁魂匣都包裹了进去。

  “鬼巫道友,以防万一,得罪了。”韩立笑着说道。

  “与道友这样谨慎的盟友结盟,实乃幸事。”鬼巫的声音从锁魂匣中传了出来,语气平淡,丝毫没有怨怼之意。

  “那就劳烦道友指路了。”韩立随手将尸骸和锁魂匣收起,不紧不慢的说道。

  “好说,好说。”鬼巫答道。

  ……

  七日之后。

  高空阴云密布,将天幕压得极低,空气中弥漫着一股令人不适的腐朽味道。

  韩立一行三人,行走在一片峰峦起伏,巉岩叠起的黑色山脉中,沿途到处都可看到一具具散乱的尸骨,风一吹过,便会腾起一片绿油油的磷火。

  行至一片高耸山崖,几人皆是临着山壁而行,另一边就是一处深不见底的万丈深渊,里面雾气翻滚,弥漫着阵阵腥臭味道。

  “大叔,你真相信那家伙的鬼话?啼魂都说自己没有发现有什么魂力波动,咱们干嘛还费劲走这山路,直接从那片山崖上飞过去不就行了?”金童传音抱怨道。

  “幽冥之地,不可以常理度之,啼魂没能发现的,未必就不存在。况且在这件事上,鬼巫没有必要欺骗我们。”韩立传音回道。

  “不错,这几日以来,鬼巫指的路一直都没问题,让我们避开了几乎所有幽冥鬼城,也少去了很多不必要的麻烦。”啼魂也说道。

  说罢,她瞥了一眼前方道路,只见他们脚下的蜿蜒小径一直延伸到了千余丈之外,就完全被浓厚的雾气遮蔽,什么都无法看清了。

  “鬼巫道友,你说这丧魂崖上栖息的这鬼蟒,明明有大罗级别实力,完全可以雄霸一方,为何还要盘踞在此处,不肯离开?”韩立开口问道。

  “这个我也不清楚,那鬼蟒的身世也十分奇特,据说生前已经具备化龙资质,却为了帮助幼子抵挡天罚,给一连七道天劫活生生给劈死了。死后怨念犹存,在幽冥界不断修炼,最终境界反倒比生前更加强大,一直盘桓在这丧魂崖,但凡有从高空飞掠过的,不管是什么,都会拼死追杀。至于从山道上经过的,只要不主动挑衅,反倒不会被攻击。”鬼巫的声音,从韩立腰袢挂着的一个布囊里传了出来。

  “这丧魂崖上空,终日阴云遮盖,一旦有人进入其中,搅动云层翻滚,那架势与天雷降罚时的情形颇为相似,或许鬼蟒便是因此,才会攻击的吧。”韩立思量片刻,说道。

  他的话音刚落,高空云层内,就忽然有一道遁光亮起,似乎是有人穿行其中。

  云海翻滚之际,虽无雷鸣声响起,但那状况的确与天雷降世的样子,有几分相似。

  “不妙,不要靠近山崖边缘,贴着山体快走……”鬼巫的声音再次响起。

  韩立三人闻言,神色也是微微一变,连忙加快速度,贴着山体一边,极速朝前赶去。

  “轰轰轰……”

  就在这时,一阵阵雷鸣般的沉闷声音从崖底深渊传来,韩立三人便感到身下整座山峰都随之剧烈震动了起来。

  紧接着,山崖旁的深渊中常年不散的浓重雾气,忽然疯狂卷动起来,一道巨大的身影从中一冲而上,直奔天幕阴云。

  韩立便看到一堵黑色“高墙”从深渊中拔地而起,撞入了云海,搅得这方天地气息大乱,那高墙之上隐约可以看到一片片足有十数丈大小的菱形鳞片,疯狂地摩擦着山崖,溅起大片火星。

  等到其彻底窜入云海中,韩立才看清了它的全貌,赫然是一头足有十数万丈长的黑鳞巨蟒,头上生着一根独角,两只眼睛如灯塔一般,投射着两道绿色光芒。

  “这家伙修为又增长了,已经堪比大罗境后期了。”鬼巫赞叹道。

  “什么,一头鬼物而已,居然能够修炼至如此程度?”金童有些难以置信道。

  “蛮荒界域尚有逆天真灵,幽冥之地又怎么会没有一些不可思议的存在?这家伙存在的年岁,只怕比我还要长。走吧,趁它还没有对我们出手,赶紧离开吧。”鬼巫急声催促说道。

  韩立三人本就没有停留,此刻更是加速遁逃而去。

  好不容易越过山崖,来到山峰另一侧,韩立忍不住回头望了一眼,却看到高空云海之中,一颗大如山峰般的黑色头颅,正昂然高耸在阴云中,一双绿色眸子正凝视着他们。

  只是不知为什么,这头鬼蟒最终也没有攻击他们,放任他们离开了丧魂崖。

  “鬼巫道友,你老实告诉我,这鬼蟒与你是何关系,它为何没有对我们出手?”韩立犹有些不放心,问道。

  “这个……我真不清楚。她虽然身在我这阎罗域地界上,我却对其一直敬而远之,不曾打过交道。”鬼巫答道。

  “罢了,之后若是还有这等存在,还是绕路走吧。”韩立说道。

  “唉,先前我也说绕路走,这不是为了避开城池才走的么。”鬼巫叹息一声,说道。

  ……

  时间一晃,又过去一月有余。

  阎罗域的西部边陲之地,已经不见群山身影,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占地面积足有千万里的鬼域大泽,一眼望去尽是浅滩沼泽,上面烟瘴横生,处处散发着淤腐气息。

  沼泽东岸边缘,是一道犬牙差互的绵长岸线,当中有一处突兀半岛,面积不过万余丈,却延伸进了大泽数千丈。

  此刻,在那半岛尽头处,正有一身形高大的青年男子,仰头望着高空。

  男子正是韩立。

  只见沼泽上空不过千丈高处,就悬浮着一层五彩斑斓的厚重云层,放眼望去煞是好看。

  “大叔,你瞅啥呢?是不是还在想那个嫁衣鬼娘?”这时,站在他身后不远处的金童,却是挤眉弄眼的调笑问道。

  “金童……”韩立眉头一蹙,斥道。

  “怎么了,大叔,不是我说你,你这模样也不算俊俏,人家那嫁衣新娘,虽说是个鬼魅吧,但模样可丝毫不逊色什么仙子宫娥,难得人家觉得你像个还算斯文的读书人,对你一见倾心。你倒好,不领情就算了,还一剑就将人家斩了,也太无情了些。啼魂,你也是这么觉得吧?”金童完全不怕,双手倒背着,一副老气横秋的说道。

  啼魂站在一旁,并不搭话,只是掩嘴轻笑。

  事实上,那嫁衣女鬼虽是鬼魅,却极其难缠,一手鬼打墙般的迷幻之术用得出神入化,以韩立的灵目神通,加上啼魂的神魂感应,仍是被其困了整整三日。

  直到最后,韩立还是靠鬼巫指点,找出了女鬼布阵用的花轿,才逼出她的真身,一剑将其斩了,整个过程中,大概也只有金童觉得有趣。

  这一月以来,诸如此类之事已不是头一遭,令韩立也颇为感慨,幽冥之地的古怪实在太多。

友情链接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