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二百八十七章 山登绝顶我为峰

  韩立走上前去,拨开茅草一看,就见那板块石碑上生满墨绿青苔,上面刻着的字迹都几乎被掩埋了进去,只能隐约看到是“之府”两个字。

  石碑的断口很不整齐,中间更是有一个拳大小的豁口。

  “大叔,你看那边!”一旁的金童突然叫道。

  韩立循声望去,很快在旁边的草丛中,发现了另外半块残碑,扫去表面的浮土和杂草后,上面赫然镌刻着“阎罗”二字。

  “看样子这里就是阎罗之府的所在了,既然不见洞府,应该是有秘境或者法阵存在。”啼魂将目光从石碑上移开,再一打量四周,开口说道。

  “就在这里。”韩立点了点头,说道。

  “这里?”金童有些疑惑道。

  韩立笑了笑,抬手虚空一抓,一道金色流光就从其手心涌出,将地面上那半块残碑裹了进去,隔空提了起来,放在了地面上的半块残碑上。

  两块残碑上的断痕完全吻合,严丝合缝地嵌了进去。

  “怎么还缺了一块?”金童一声轻“咦”,说道。

  只见已经合二为一的石碑中央,赫然还一个拳头大小的空缺,并不完整。

  “看样子,还缺一把钥匙。”鬼巫的声音从韩立腰袢响起。

  “鬼巫道友,可知这钥匙为何物?”韩立问道。

  “这阎罗之府存在久远,究竟是何人所建我都不知道,怎么会知道钥匙是何物?倒是韩道友你,既然是来寻这地方的,怎的也不知道?”鬼巫说道。

  韩立闻言一僵,当初肉身穿梭见到弥罗老祖的时候,他叫自己有机会就去找找阎罗之府,可并未提及具体的位置所在和禁制钥匙,这叫自己如何是好?

  他走上前去,蹲下身仔细查看起那块石碑,但见其上也并无明显的法则波动,也察觉不出什么空间法阵的痕迹。

  韩立略一沉吟后,伸出手指在那处空洞上抚摸了一下,忽然发现其大小形状有些眼熟,随即将手指探入空洞内细细抚摸了一下,眼眸随即一亮,脸上露出一抹笑意来。

  他收回手指,拍了拍上面沾染的青苔,随即手掌一翻,掌心中便有金光流转,一块金色砚台,上面雕刻有一头卧伏黄牛,呈闭眼酣眠状,线条流畅,形态憨然。

  此物正是之前在九元城时,武阳赠送给他的那块金色砚台。

  只见砚台刚一出现,其上就亮起一片金色光芒,从中传出阵阵浓郁的土属性法则之力。

  而与之相呼应,那面残碑之上也浮现出一片密集符纹,正当中的空洞内也亮起一片金色光芒,传出阵阵吸引之力。

  韩立手掌朝前一送,那方金色砚台立即自行飞起,落入了那处空洞中,严丝合缝地嵌了进去,最终与之融为了一体。

  霎时间,那面残碑上符光大作,一个金色漩涡陡然浮现其间。

  “嘿,打开了……”金童惊喜叫道。

  “这是冥冥中的定数,还是老祖你的安排呢?”韩立心中有些疑惑,沉吟道。

  “怎么了,大叔……这大门都打开了,还不进去?”金童见韩立表情有些古怪,问道。

  韩立摇了摇头,将杂绪暂时抛开,正要进去时,忽然想起一事,又停了下来,对金童二人吩咐道:

  “如今这孤岛禁制已破,外敌随时可能会追进来,你们就先不要进去了,在这里替我守住入口。”

  “你放心去吧,外面有我们守着。”啼魂点了点头,说道。

  金童虽然很好奇阎罗之府内有什么,不过听韩立这么一说,也就勉为其难应了下来。

  “鬼巫道友也就暂时交给你照顾。”韩立随即摘下腰间的方盒,递给啼魂,说道。

  “主人放心,我一定照看好。”啼魂立即领会了他的意思,说道。

  黑色方盒里一直沉默无声。

  交待好之后,韩立才转身面向那道金色漩涡,一步跨了过去。

  伴随着一阵强大吸引之力袭来,韩立顿觉天旋地转,身形重新站稳时,已经出现在了一片绿草正肥的平原上。

  平原面积不小,一眼望去不见尽头,只在极远处可以看到一座座雄伟山峰的模糊身影。

  数百丈外,看似广阔的平原上,孤零零地伫立着一棵十数丈来高的枣树,树下则修建着一座占地不过三分的茅草屋。

  茅草屋虽然不大,但是修建得十分规整,就连屋檐上的茅草都扎得整整齐齐。

  “看什么呢,还不过来?为师已经等你很久了。”这时,一个熟悉的声音忽然从茅屋内传了出来。

  紧接着,就见一个手持念珠身披红色僧袍的肥胖和尚,从屋门内挤了出来。

  他的耳垂极长,耷拉在双肩上,脸上挂着和煦笑容,两个细长的眼睛便眯成了一条缝,配合着那个肥硕无比的大肚腩,令人一看便心生欢喜。

  “师尊?”韩立眉头一挑,心中惊喜不已。

  不过,他很快就发现眼前的大耳僧人,不过是弥罗老祖的一缕残魂罢了。

  “看你的样子有些失望啊,哈哈……”弥罗老祖不以为意,调笑道。

  “乍看之下,还以为师尊仍然在世,不觉有些……有些遗憾。”韩立目光一黯,叹道。

  “你能出现在这里,对为师来说,便不枉这漫长等待了,为师也就没有什么可遗憾的了。”弥罗老祖却是洒然一笑,说道。

  “弟子能重聆师尊教诲,亦当无憾了。”韩立随即也笑着说道。

  “这秘境是以为师残存力量构建的,封禁多年不曾消耗。如今秘境封禁一开,我的力量很快就要随之流逝了。咱们闲言少叙,让为师先看看你的修行成果吧。”弥罗老祖说道。

  韩立闻言,点了点头,立即催动起体内《大五行幻世诀》功法来。

  紧接着,其随手打了一个响指,时间灵域便随之打了开来,将茅屋四周方圆十数里的区域笼罩了进去。

  韩立见状,眉头微皱,有些意外。

  “不用奇怪,这片空间就只有这么大,再远处的山峰草原就都是幻像了。”弥罗老祖见状,笑了笑说道。

  韩立却觉得有些意外,初进这秘境时,以他的眼力竟然没能察觉。

  不过,他也没有继续纠结此事,而是全力催动起时间功法来。

  霎时间,圆月悬空,山峰叠起,河流蜿蜒,林木丛生,五行幻世浮现而出。

  弥罗老祖目光一扫四周景象,满意地点了点头,赞叹道:

  “不错,不错,五件时间法则具象之物没有全都化实,就能有如此气象,已然实属不易了。等到五行完备之时,这五行幻世的威能便能更上一层楼了。”

  “先前本来就想着手此事的,只是后来出了些变故,又被恶尸作祟折腾了一阵,才一直拖延到了现在。”韩立有些不好意思道。

  “已经斩去了一尸了……”弥罗老祖眉头微微一蹙,沉吟道。

  “怎么了,师尊,可是有什么不妥?”韩立问道。

  弥罗老祖思量片刻后,答道:“倒也不是有什么不妥,只是你已经将时间法则之力修炼到了如此程度,古或今应该也已经注意到你了吧?”

  韩立自然知道古或今,正是时间道祖的名讳,但从弥罗老祖口中听到这位天庭大人物的名字时,心头也禁不住一跳。

  “弟子早就上了天庭的诛仙榜,至于那位时间道祖有没有注意到我,倒还不清楚。”韩立苦笑一声,说道。

  “大道之争,何其凶险?当年为师其实并未有与古或今一争道祖之位的想法,不过是着迷于时间法则的诸般玄妙罢了,仍是遭到他的镇压。而你在时间法则修习一途上,天赋之强犹胜为师,想要不引人注意,是不可能的。”弥罗老祖说道。

  “师尊不想一争道祖之位?这是为何?”韩立疑惑道。

  “呵呵,你可知道祖为何要称道祖?”弥罗老祖笑着问道。

  “大道登顶,可称为祖,故为道祖。”韩立很快答道。

  “说的不错,那你可知这个大道登顶,登的是什么顶?”弥罗老祖说道。

  “这个……”韩立略一思量,就发现这个问题,并不好回答。

  “山登绝顶我为峰,便是道祖的境界。然而在这峰顶之上,总还有一片天。这片天不是他物,而正是修道之人苦苦追寻的‘道’,也就是各种法则本身。当居于‘道’之下时,所有法则法术的施展,都要依靠‘道’的支持,也受‘道’的约束。而当你成为道祖,真正与大道齐平之时,你与大道无异,会发生什么?”弥罗老祖问道。

  “难道说……成为道祖之后,便会与大道融合,成为大道的一部分?”韩立额角顿时有冷汗淌下,问道。

  “据我所知,成为道祖之后,并不会立即被大道吞噬。只是一旦道祖动用法则之力,便会牵引大道之力,威能无穷的同时,也会加速大道对其的同化。”弥罗老祖说道。

  “原来如此,想来这便是世间鲜少见道祖出手的缘由吧?”韩立恍然大悟道。

  “正是如此,不过一旦出现有危及到自身道祖地位的威胁出现时,他们一样会出手的,并且也或多或少有些延缓自身与天地大道彻底相融的手段。古或今就是这样的存在。“弥罗老祖看着韩立,说道。

  韩立听闻此言,便知道弥罗老祖在担忧些什么了。

友情链接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