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二百九十五章 奈何竹作舟

  “什么竹子,一点见识也没有!好了,我先将这些青竹的力量封印,然后你将这些绿竹小心启出,之后有大用。”鬼巫嗤笑一声,说道。

  话音刚落,他的身影浮现而出,张口喷出一股灰色烟雾,笼罩住那一丛青竹。

  烟雾一碰到青竹,立刻飞快没入其中,青竹上顿时浮现出一道道灰色纹路,仿佛封印一般。

  韩立眼见此景,目光一闪后,两手一挥。

  两道月牙状的金光从他掌心射出,在地面飞快一挖,将这一丛青竹连同周围的土壤一起挖了出来,收进了花枝空间。

  “让几位见笑了,这青竹对我颇有用处,所以拐了一点路,还望诸位勿怪。”韩立转身对石穿空等人说道。

  “无妨,不过韩道友,这位是?”石穿空摆了摆手,望向鬼巫。

  “这位是鬼巫道友,我在路上救下的一个残魂。”鬼巫身份特殊,韩立虽然和石穿空关系颇好,也没有多说。

  “原来是鬼巫道友,幸会。”石穿空拱手行了一礼。

  鬼巫扫了石穿空一眼,点点头,返身飞回了黑色盒子。

  收取这些青竹只是一个小插曲,他们很快继续出发。

  有韩立护法,还有啼魂这个专门克制鬼物的人在,一行人接下来的路途颇为顺遂。

  又经过一个多月的飞驰,韩立一行人一路飞遁,好不容易出了百鬼森林,终于来到了一片广袤无垠的灰色荒原上。

  “距离黄泉大泽,还有多远?”韩立目光远眺,开口问道。

  “到了,到了,你往远处看,应该能够看到一片红色地域,那里便是了。”鬼巫闻言,忙回答道。

  韩立瞳孔一缩,在他视野尽头处,果然能够看到一层红色气息氤氲,如水蒸气般升腾而起,将大片区域都遮掩了进去。

  见此情形,他招呼了一声,当先直掠而去。

  紫灵等人也忙跟着飞了过去。

  虚空中弥漫着一股难以言喻的独特气味,令人有一种呼吸不畅的窒息感,越是临近那边,这种感觉就越是强烈。

  来到近前处,韩立等人就看到眼前,出现了一片巨大无比的水域湖泊。

  湖面之宽广几乎可比汪洋,一眼望去根本看不到边际,临近岸边处的水面平滑如镜,上面连一丝涟漪波浪都看不到。

  可随着视线推远,湖面中部区域的高空中,便可看到一片厚重的血云积压而下,与下方的混乱的云气相互接壤,形成了一片巨大的混沌区域。

  而在暗红色大湖的正北方向,天幕之上好似被什么撕开了一道口子,一条血色瀑布从中流淌而出,如一条红色匹练垂挂高空。

  瀑布看似水势凶猛,血浪滔天,可砸落在湖面之上时,却声势全消,仿佛羽毛落水,悄然无声,甚是古怪。

  湖岸边每隔一段距离,便修建着一座高逾百丈的石堡建筑,通体呈暗红色,上面插着一面面绘制有古怪图腾的巨大旗帜,有的形似牛头,有的却类似马面,并不完全相同。

  “那里……便是四大鬼族的驻扎之地了。”鬼巫的声音响了起来。

  韩立心念一动,神识瞬间释放开来,朝着那些暗红石堡中探查过去。

  查看过后,他眉头一蹙看向啼魂,后者也朝他摇了摇头。

  “空的。”韩立这才向其他人宣布道。

  “看吧,现在你们总该相信我说的了吧?”鬼巫说道。

  “既然四大鬼族已经没有驻兵在此,也就少了我们许多麻烦。说吧,那六道轮回盘现在何处?”韩立说道。

  只见其腰袢处幽光一闪,鬼巫的残魂如烟雾一般飘散而出,伸手指向大湖中央,说道:

  “就在这大泽中央。”

  韩立目光望向大湖中央的那片混沌血云,面色微微一沉,问道:

  “之前你不是说,六道轮回盘就在湖畔,怎么现在又跑到湖中央去了?”

  “这……这个,这个不是怕道友知道在黄泉中央,就不敢去了么。”鬼巫神色一变,眼中闪过一抹畏惧之色,讪讪说道。

  事实上,韩立根本不知道黄泉大泽是怎样一处所在,更不知其中有何凶险,即便鬼巫直言这六道轮回盘的真正所在,韩立也不会被吓退。

  “听你这么说,这黄泉大泽也是一处凶险所在了?”韩立如此问道。

  “韩道友能这么问,应该就是还不知道这黄泉大泽,为何名字里有‘黄泉’二字?我就给诸位解释一番吧。”鬼巫神色稍稍一缓,说道。

  韩立与紫灵几人对视一眼后,全都围了过来,仔细听鬼巫的言语。

  “这片暗红大湖之所以要叫“黄泉大泽”,乃是因为其水下湖底,到处都分布着一处处噬魂幽泉,能够吸纳人的三魂七魄。一旦三魂气魄被尽数吸纳其中,神魂便会直接堕入轮回,肉身则会留在湖底,慢慢腐蚀消失,与大泽融为一体。“鬼巫解释道。

  “那又如何,只要飞高一点,不要被其吸进去就是了。”金童说道。

  “道友此言倒是不错,只要不接触这湖水,便不会被噬魂幽泉吸引。可诸位是否有看到湖中那片混沌血云?”鬼巫问道。

  “那片血云又有何古怪?”石穿空问道。

  “血云没什么古怪,古怪的是吹出血云的风。”鬼巫说道。

  韩立略一沉吟,并未发现湖上的风有什么奇特之处,倒是那血云里面腥气太盛,一看就不是什么善地。

  “血云里的风还只是能看到的风,至于看不到的风,就更加凶险了……”鬼巫说道。

  “老鬼,你就别卖关子了,赶紧一口气说清楚。”金童有些不耐烦道。

  “我这不正准备说嘛……此正反旋风,风势不大,若是不注意时,甚至都难以发现其踪迹。但实际上,它们几乎遍布了整座大泽。人若是一旦被卷入其中,不消片刻,一身血肉就会被剥离干净。任你是太乙大罗,还是蛮荒异种,差别不过是时间长短罢了。”鬼巫说道。

  “还有更糟的是,一旦被正反旋风卷到,就难免不会落水,到时候神魂也会被吞噬,重新堕入轮回。”韩立眉头一皱,补充道。

  “这个倒也不难,只要以法宝仙舟渡湖,小心避让开那些旋风,还能能够到达湖中的。”啼魂眉头微蹙,说道。

  “切不可如此。这大泽之水好似九天弱水,鹅毛不浮,落叶不漂,再厉害的法宝仙器,也都无法承载,只会直接沉入湖中。”鬼巫说道。

  金童闻言,手腕一转,掌心之中光芒一闪,浮现出一撮雪白毛发。

  韩立眉头一挑,发现那毛发赫然是小白的绒毛,却不知何时被金童揪了下来的。

  只见其将那撮白色毛发捧在身前,轻轻一吹,毛发就翩然飘起,落在了湖面之上。

  果不其然,那毛发就如鬼巫所说,一左一右的飘来荡去,逐渐沉入了水底。

  “还真是连毛都浮不起?”金童见状,有些失望道。

  韩立眉头微蹙,忽然想起一事,手腕一转,掌心中青光一闪,浮现出一样事物。

  “你之前让我们砍伐这青竹,应该就是为了渡河用的吧?”韩立问道。

  “不错,韩道友果然机敏过人!这黄泉大泽之上,唯一能够漂浮的东西,恐怕就只有这奈何竹了。所以诸位想要过去,就只能以此竹制成舟船,渡水而过。”鬼巫点了点头,说道。

  韩立随即抬手一抛,那节三尺来长的青竹,便飞入高空,笔直落入了水中。

  青竹入水,没有溅起半点水花,也没有发出丝毫声音,只是半截身子入水之后,便向上一弹,竹身倾倒下来,静静地漂浮在了水面上。

  “有了奈何竹做船,这正反旋风该如何应对?”韩立看向鬼巫,问道。

  “正反旋风看似混乱一片,到处分布在湖面上,好似密不透风一样,但当年我曾花费数十万年观察不辍,才发现里面其实藏有一条隐秘水道,只要沿着那条水道而行,就可避开旋风横渡过去。”鬼巫“嘿嘿”一笑,说道。

  韩立闻言,手腕一转,掌心中多出一枚玉简,抛向了鬼巫。

  “用神念将这片大泽水域上的正反旋风分布路径,铭刻在这玉简中,标记清楚那条隐秘水道的路径。”韩立面色平静,说道。

  鬼巫接在手中,神色微微有些尴尬。

  他讪笑了两声后,便闭上了双目,握紧了那枚玉简,以神念铭刻起来。

  其余众人,则纷纷将自己之前砍下的奈何竹取了出来,成捆地堆在身前。

  “湖上旋风密布,那水道估计也宽敞不了,这里的青竹虽然不少,但是不宜制作大船,就做出两艘能够容纳一两人的竹舟即可。届时只需一人与我乘舟,其余人留在我的洞天之宝内即可。两艘竹舟,一者渡水,一者备用,以防万一。”韩立说道。

  “韩道友,你这思虑永远都是这么周全,我是不得不佩服。”石穿空由衷赞叹道。

  金童与啼魂对视一眼,相视而笑,似乎都觉得与有荣焉,只有紫灵深深看了韩立一眼,嘴角隐约露出一抹笑意。

  韩立只是微微一笑,没有多说什么,着手制作起竹舟来。

  不一会儿,两艘三丈来长,六尺来宽的青竹小舟就制作完成了,大小适中,颇为精巧。

  与此同时,鬼巫也绘制好了湖中的旋风分布图,将玉简交回到了韩立手上。

友情链接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