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二百九十六章 岛中鬼殿

  “大泽面积太过宽广,我所绘制的水图,只是以我们这里做为原点,沿着那条隐秘水道而去,沿途方圆数百里范围的区域。”鬼巫面色发白,声音有些虚浮,说道。

  看那样子,似乎是魂力消耗过度所致。

  啼魂见状,双手一掐法诀,朝着那黑色方盒上打出一道暗红光芒,红光扩散而开,将鬼巫虚影笼罩其下。

  鬼巫身形沐浴在光芒之中,这才稍稍好转,朝着啼魂称谢道:

  “多谢。”

  韩立将玉简查看过一遍之后,并未立即收起,而是一抬头,双目之中幽紫光芒一闪,朝着黄泉大泽当中探查了过去。

  在其九幽魔瞳的加持之下,原本那些踪迹难寻的正反旋风,全都显露在了韩立眼前。

  越是靠近湖岸这边,正反旋风就越是微小难辨,而越是靠近湖心方向,正反旋风就越是刚强明显,到了血云那边,就干脆卷动着湖上水烟与天上运气,混沌一片。

  跟鬼巫所说基本一致,这些正反旋风分布十分混乱,一时之间根本寻不到任何规律,可同样的,也根本找不到鬼巫口中所说的那条水道。

  “鬼巫道友,这正反旋风分布与你所绘的水域图,似乎有些不同吧?”韩立蹙眉问道。

  “此风分布混乱,时时都在变化,我所绘制的,乃是水道出现时的水域图。所以我们不是要立即依图寻路,而是要等着水域变化与水域图一致,那时候水道自然就出现了。”鬼巫解释道。

  “等……需要等多久?”韩立沉吟道。

  “大泽上的旋风变化无常,没有长时间的持续观察,无法准确把握。不过从湖心那边的血云状况看,应该不会太久,短则一月,长则一年,定然会出现。”鬼巫说道。

  韩立望向黄泉大泽中的血云,沉吟良久,说道:

  “那便等等。”

  韩立一行人在大泽湖边的石堡建筑里暂住了下来,一等便是半年多。

  这一天,黄泉大泽上风声大盛,原本只盘踞在湖心中央的巨大旋风,此刻竟然铺展到了几乎整片大泽,距离湖畔岸边也不过数十里远。

  “时机到了,就是现在了,哈哈……”鬼巫高声笑道。

  “现在?你没开玩笑吧?眼下这状况明明比之前糟糕多了。”石穿空惊讶道。

  其余众人,也是神情紧张,有些不放心。

  “道友有所不知,这生门就藏在死门中,原先的正反旋风小而密集,现在许多小的旋风相互合并,变得大而稀疏,中间才会出现那条隐秘的通道。”鬼巫解释道。

  韩立双目之中,幽紫光芒闪烁,仔细查看了一下湖中景象,也发现此刻大泽中正反旋风的分布状况,基本上和之前鬼巫所绘水域图一致。

  “的确能够看到鬼巫道友之前所说的水道入口了,应该没错。”韩立说道。

  “诸位道友,事不宜迟,还是赶紧出发吧!黄泉大泽变数太多,眼下这种情况最多只能维持数个时辰,我们耽搁不起。”鬼巫说道。

  “我与啼魂,带着鬼巫道友驾舟渡水,你们其他人就待在我的洞天之宝中,等到了地方之后,咱们再一起行动。”韩立说道。

  众人对此自然没有异议,点头应了下来。

  韩立随即手掌一挥,身前便有银色光芒一闪,那道银色光门随即浮现而出。

  金童对花枝洞天最为熟悉,回家一般,大步走了进去。

  石穿空则是略一打量,也走了进去。

  紫灵走到门口处,回头看了韩立一眼,叮嘱道:“小心些……”

  韩立微微一笑,点了点头。

  待他们进入花枝洞天后,韩立随即关上了银色光门,对啼魂说道:“咱们也出发吧……”

  “一会儿我来小心驾船,你以神魂秘术探查四周,也看好鬼巫,一旦他有异动,立马将他灭杀。不过也不用担心,我自有办法带你离开。”说话的同时,韩立也传音给啼魂。

  进阶大罗中期巅峰之后,韩立如今的底气充足了不少。

  “嗯,我会小心的。”啼魂回道。

  言毕,两人身形一跃,飞落在了黄泉大泽湖畔。

  韩立手掌一挥,一道青光闪过,一艘制作精巧的青竹小舟随即浮现而出,朝着湖面上落了下去。

  依旧是轻若鸿羽,船身入水之后,也不过是稍稍吃水寸许,便稳稳浮在了水面,连激荡起来的涟漪都不过是细小至极的鱼鳞波纹。

  韩立当先跃起,足尖一点,落在了竹舟上,啼魂也紧随其后,站在了韩立身后。

  “鬼巫道友,要出发了,路上要是有什么变化,可要及时提醒我。”韩立弯腰将黑色方盒放在了船头,说道。

  只见一道青烟从方盒中飘出,凝成了鬼巫的模样,笑着说道:“韩道友,你就放心吧,咱们现在是真正的同舟共济,性命相关,我哪敢不尽心尽力?”

  韩立点了点头,当即大袖一挥,一道劲风扫过,青竹舟随即箭一般射了出去。

  竹舟速度极快,行在湖面之上根本不像是破水行舟,反倒像是在冰面滑行一般,一冲出后就直奔一团正反旋风而去。

  韩立见状,连忙挥手取出一根长杆青竹,在湖面猛一拍打,强行改变了竹舟的行进轨迹,使之贴着一道正反旋风滑了过去。

  “哎,小心,小心呐……”鬼巫心惊不已,不断提醒道。

  韩立稳了稳船身,开始放缓速度,从两道旋风中央的一条狭窄通道中穿过,正式进入了那条隐秘水道的入口。

  初始进入时,湖面几乎没有多少波动,行舟还算平稳,可是越往内去,沿途的正反旋风声势就越大,奈何竹制成的小舟虽然不至于翻覆,但控制起来却变得十分困难。

  韩立只得全神贯注控制小舟,大多时候都需要鬼巫来辨别方向。

  “走左边,绕过那个大的旋风,后面就能看到云墙了。”鬼巫大声呼喊道。

  韩立马上撑着竹竿一拍水面,将船头拨转向左,绕过了一团巨大的正反旋风。

  来到另一边后,韩立目光微微一闪,就看到正前方出现了一堵巨大无比的红色云墙,将整个前进的路线完全给堵死了。

  他忙将竹竿探入水底,阻止了竹舟前冲。

  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韩立问道。

  鬼巫见状,也是满眼惊愕,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。

  韩立见此,眉头微微一蹙。

  “不可能啊,这里明明有一条空隙的啊……”鬼巫神色懊恼,迟疑道。

  啼魂站在后方,看着鬼巫身影,神色不善。

  韩立也盯着他看了片刻,见其神色不似伪装,眼中不禁闪过一抹疑惑之色,难道真的是估算有误,还是起了什么变化?

  这时,他目光忽然一转,双目之中幽紫之色亮起,以灵目神通望向前方的血云高墙,忍不住轻“咦”了一声。

  “怎么了,韩道友,可有什么发现?”鬼巫连忙问道。

  “水道还在,只不过被逸散出来的云气遮挡住了。”韩立说道。

  鬼巫闻言,忙朝着云墙下方望去,果然就发现那里虽然也有血云凝聚,却远不如其他地方那般厚实凝重。

  “走。”

  韩立轻喝一声,手中长杆一扫,竹舟便只冲着血云高墙撞了过去。

  “噗”的一声轻响。

  韩立他们连人带船撞入了云墙,视线瞬间变得一片血红,什么都无法看清了,口鼻呼吸更是变得十分艰难。

  不过片刻之后,韩立只觉得呼吸陡然一畅,前方霍然开朗,又穿出了高墙。

  “出来了……”鬼巫见状,欣喜不已。

  韩立神色如常,朝着两边打量过去,只见周围两边血色云墙高耸,呼啸翻滚不已,正是一团团正反旋风并排相连,拉扯天上云气所致。

  他们行舟其中,就像是穿行在了悬崖高耸的峡谷当中,无时无刻不得小心提防。

  “韩道友,暂时可以放松些了,入了这条走龙道,就算安稳了,至少有一大半的路程是安全的。”鬼巫松了一口气,说道。

  “走龙道?”韩立疑惑道。

  “我随口起的,图个吉利,嘿嘿……”鬼巫说道。

  韩立闻言,不再言语,小心撑舟前行。

  ……

  与此同时,黄泉大泽中央,有一圈正反旋风形成的环形包围圈,凝聚着一圈厚重无比的血云高墙,在当中隔绝出来一片广袤区域。

  在这区域之内,倒是海阔天空,再没有旋风作祟,中央处孤零零地飘着一座形似车轮一般的圆形岛屿。

  不过是一座大泽孤岛,其上竟然有六道山脊,分别从不同方向辐辏向岛屿中心,从高空俯瞰下去,就好似车轮上的一根根辐条。

  浑然天成,气势斐然。

  一眼望去,这整座岛屿之上,虽然并无植被生长,却也并不显得荒凉,因为岛屿各处,都有诸如石阶山道和一些造型质朴的亭台分布。

  至于岛屿正中处,则还伫立着一座气势雄伟的灰白色巨石堆砌铸成的石殿。

  在石殿四周,各有一座平坦广场,只是大小形状各有不同,且均是烟雾缭绕。

  这些广场上的云瘴雾绕中,都有一队鬼兵修士在巡逻值守。

友情链接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