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二百九十八章 骨皇

  “血厉,你竟然……”鬼巫只来得及高喊一声,却没能阻止血厉的举动。

  只见那道巨斧之上符光一闪,接着红光乍现,破空声大作!

  但见一道足有数千丈之巨的血色斧影从天而降,带着遮天蔽日之势,直接将虚空斩开一道道百丈来长的黑色裂隙,朝着韩立这边一卷而下。

  随着斧影下落,四周入目所及之处届是红光一片,仿佛令下方之人陷入了一片血腥世界,根本避无可避。

  韩立对此却根本连看都没去看一眼,只是随手挥了一下衣袖,袖袍鼓荡间,大片金光从中一卷而出,化为一只金光灿灿的掌印虚影,直接迎向了斧影。

  事实上,他的视线从一开始,就定格在了那白骨骷髅身上,因为那巨龟身上所有人的气息他都能看透,只有此人是个例外。

  金色掌印虚影原本不过丈许大小,在触及斧影前已暴涨至近千丈,但与这遮天蔽日的巨大斧影想比,仍是显得渺小无比。

  “轰”的一声巨响传来。

  那巨大的血色斧影轰然碎裂,金光掌印却是威势丝毫不减,直接高冲入空,没入万里之外的云天之中,即便已化为远处天边的一点金光,仍是刺眼夺目。

  血厉落身回了巨龟身上,侧身望向高空中那道掌印留下的,一道贯通天云的痕迹,目光猛然一缩,腹部鼓动不已,喃喃道:

  “怎……怎么可能?”

  那白骨骷髅扭动脖颈,发出一阵“咯咯”声响,似乎也瞥了一眼高空,而后转过头朝韩立这边扫了一下,其眼窝内两团幽光微微闪动,如鬼火跳跃。

  “血厉,你个混账东西,当真没头脑!怎么不分青红皂白就动手,没看到我和冥王也在船上?”鬼巫终于得空,大声高喊道。

  “咦,鬼巫,你这厮竟还未死透?”血厉有些惊讶,声音显得异常高昂。

  鬼巫这时却并未理他,而是身上青光暴涨,悠悠然飘荡而起,残魂所化的身躯长大了数倍,却是双手抱拳,冲着巨龟上的白骨骷髅遥遥施了一礼。

  “晚辈鬼巫,拜见骨皇前辈。”他这晚辈礼数十分周到,几乎弯腰成了九十度。

  被他称作骨皇的百骨骷髅,只是点了点头,随即张口问道:“即是我幽冥界之人,为何与真仙界修士搅和在了一起?”

  其声音沙哑而虚幻,仿佛有层层重音叠在一起,令人听不出是从何处飘来。

  “能惊动骨皇前辈的,恐怕也只有转轮王这个祸害一人了吧?恰好这位韩道友与我们的目标一致,不妨请前辈准许我等加入,一起讨伐转轮王?”鬼巫忙说道。

  韩立听闻此言,眉头微微一皱,他可没说过要与他们去讨伐转轮王,之所以答应鬼巫来此,所在意的,不过是那六道轮回盘罢了。

  只是不知这“骨皇”究竟是什么人,倒也不便轻举妄动。

  毕竟从眼下的情况来看,此人在幽冥的地位,应该远在那自称幽冥三域魁首的鬼巫、血厉等人之上。

  “哦……既然是针对转轮王,之前那些过节就姑且不论。只是不知,骨皇前辈意下如何?”血厉闻言,略微犹豫了片刻,竟是主动对那白骨骷髅说道。

  “多一个,少一个,无妨。”白骨骷髅对此,似乎并不在意,甚至都未曾正眼看一眼韩立。

  显然在其眼中,韩立等人根本不值一提。

  “鬼巫道友,这与我们先前所说的,可不太一样吧?”韩立神色漠然,说道。

  “韩道友,六道轮回盘被转轮王所占据,要想使用此物,那便必须与之相争,这是无可避免的。我保证,这要击败转轮王,一定能让道友顺利使用轮回盘。”鬼巫出言相劝道。

  韩立闻言,沉吟片刻后,仍是打算拒绝。

  他如今带着金童紫灵一行人,是绝对不愿卷入幽冥界的这些不知所谓的纷争中的,尤其是不清楚自己所合作对象底细的情况下,更是大忌。

  “韩道友,你可能不知道,这位骨皇前辈,乃是我们幽冥界的真正大能之一,是实打实的道祖境界,绝非我与血厉等三人可比!其性情古怪至极,仙也诛,魔也杀,人也屠,鬼也灭,行动全凭一时喜好,你可莫要与他相抗……我这提出同行,也是为了道友考虑,至于到了地方,有骨皇前辈在,又哪轮得到咱们出手?”不等韩立说话,鬼巫又传音劝道。

  “主人,咱们若是在此处与他们起了争执,只怕又要平添波折。倒不如跟随他们前去,届时也好在他们鹬蚌相争之时,达到我们的目的。”啼魂也传音说道。

  韩立沉默了片刻,终于点了点头。

  “好,应下便好。”鬼巫见状,顿时大喜。

  随后,他们收起竹舟,也飞身来到了巨龟脊背之上,随着血厉他们一起,赶赴湖心。

  不多时,一行人便抵达了黄泉大泽中心的孤岛附近,只是孤岛周围被一层血云高墙围在中央,挡住了去路。

  “骨皇大人,就让属下破开着碍眼的高墙吧。”骨皇身后一个黑面大汉上前一步,说道。

  韩立看了此人一眼,目光微闪。

  骨皇身后的随从除了血厉之外,剩下的六人都是大罗境界,其中以这黑面大汉修为最高,达到了大罗中期境界,且与韩立一样,都是大罗中期巅峰。

  剩下的五人中,还有一个幽灵般的黑袍人影也是大罗境中期,其余之人都是大罗初期。

  黑面大汉看到骨皇没有反对,两手交握身前,捏了一个玄妙的法印。

  “轰”的一声闷响,一个双头四臂的黑濛濛巨大虚影在黑面大汉身后浮现,

  虚影表面一阵黑色晶光流转,由虚转实,化为一个身穿黑甲的巨大狰狞鬼物。

  黑甲晶光闪烁,表面铭刻了一层层复杂的纹路,看起来极其不凡,并且将鬼物全身都覆盖在内部,两个头颅上也被覆盖,未能看到真容。

  不过一股凶厉无比的庞大气息还是从鬼物身上散发而出,比黑面大汉本人还要强大的多。

  黑甲鬼物仰天发出一声咆哮,身上黑光大放,形成一股汹涌的黑色风暴,将附近的正反旋风也逼迫开了一段距离。

  紫灵修为稍弱,几乎被这股风暴震飞出去。

  一只手臂从旁边伸了过来,一把将其拉住,正是韩立。

  “多谢韩兄。”紫灵松了口气,对韩立感激致谢。

  韩立摆了摆手,望向那黑甲鬼物,又瞥了血红高墙一眼,微微摇头。

  黑甲鬼物仰天咆哮的同时,四只粗大手臂齐齐一捣而出,拳头上各自浮现出一团漩涡般的黑光,发出刺耳的爆鸣声,打在血云高墙上。

  “轰隆”一声闷响!

  血云高墙只是一阵颤抖,上面泛起水波般的涟漪,丝毫破裂的痕迹也无。

  黑面大汉眼见此景,面露惊愕之色。

  就在此刻,血色高墙上的涟漪内血光一闪,十几道粗大血色闪电毫无征兆的射出,打在黑甲鬼物身上。

  黑甲鬼物身体被轻易洞穿了十几个大洞,精美的黑色战甲也碎裂而开,鬼物发出一声惨叫,巨大身躯化为一股黑烟飘散消失。

  而黑面大汉身躯剧震,蹬蹬蹬连退了十几步才勉强稳住身体,半跪下来,口中更是吐出一口鲜血。

  “废物!”骨皇看到此幕,冷哼一声。

  黑面大汉吓得身体一抖,急忙磕头请罪,心中懊恼不该出风头抢先出手,偷鸡不成蚀把米。

  “通过六道轮回盘操控正反旋风形成的天然防御,自然可以挡住你们。不过在绝对的实力面前,一切都是徒劳。”骨皇打量血色高墙一眼,口中又冷哼一声,抬手虚空一抓而下。

  “轰隆”一声巨响!

  整片虚空仿佛一下塌陷开来般剧烈动荡,一只遮天蔽日的白骨巨掌凭空出现,抓在血色高墙上。

  接着“嗤啦”一声,坚不可摧的血色高墙在骨皇面前,突然变得纸糊般脆弱,破裂出一个大洞。

  “骨皇前辈神通无量!”血厉赞颂道。

  “有骨皇前辈出手,看来那转轮王在劫难逃!”鬼巫也哈哈笑道。

  他深知转轮王的厉害,原本还有些担心,眼见骨皇这石破天惊的一击,一颗心终于彻底放下。

  韩立看向骨皇,眸中也闪过一丝忌惮。

  他以前虽然数度目睹道祖存在出手,那时修为都颇弱,无法真正体会道祖的厉害,如今他无论是修为还是法则之道都有了不小的成就,这才能真正体会到道祖境存在的恐怖。

  骨皇一举手一投足,隐隐和天地大道呼应,仿佛天道化身,此等通天彻地的威能,实在不是大罗存在可以抗衡。

  骨皇听闻血厉和鬼巫的赞颂,眼中闪过一丝得意,抬手向前一挥。

  众人身下巨龟立刻向前飞去,从大洞飞入墙内。

  “何人来犯?”

  岛上护卫早在黑面大汉攻击的时候就发现了异常,此刻看到骨皇等人,立刻扑了过来。

  同时敌袭的警笛声响彻岛屿,其他地方的护卫也朝着这边飞快汇聚。

  “区区杂兵,交给我们。”血厉长啸一声,飞射而出,手中大斧化为一道血色匹练横扫。

  “呼啦”一声,当即有数十名鬼兵被拦腰斩断。

  骨皇身后七人也立刻射出,杀向那些鬼兵。

  而韩立等人也不好作壁上观,也祭出各自仙器,纷纷出手。

  岛上的鬼兵一个个实力都非常强大,虽然没有大罗存在出现,太乙境实力的却是比比皆是,而且数量众多,韩立等人虽然占据上风,一时也无法杀尽,被挡在了原地无法前进。

  “都退下!”骨皇眼中闪过一丝不耐,挥手让众人退后,身上骨白光芒一闪。

  一股骨白色的光浪从其身上飞出,呈扇形朝周围扩散而开,瞬间横扫了整个岛屿。

  岛上鬼兵护卫一碰到骨白光波,身体立刻皮肉裂开,鲜血飞溅,他们的骨架从体内自动跳了出来,然后“砰”的一声,爆裂而亡。

  一时间,整个岛屿各处闷响不断,残肢飞溅,场面一度血腥至极。

  整个岛屿上的护卫瞬间几乎死绝,只有那灰白石殿附近的少数鬼兵躲过一劫。

  此刻石殿上浮现出一层半球形的暗红光罩,将整个石殿笼罩其中,挡住了那股骨白光波。

  “骨皇前辈神通广大,真是让我等叹为观止!”血厉再次大赞道。

  其他之人也都由衷赞颂。

  石殿入口前的牛头,马面两名原本伫立不懂的鬼将眼见此幕,狰狞可怖的脸上也终于动容,一边召集残存鬼兵守住入口,一边派人向殿内通报。

友情链接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