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二百九十九章 天机

  中土仙域之中,有一片古怪大陆,名曰祈天大陆。

  这片大陆上的本土修士并不热衷于修炼仙术,也不醉心于炼丹炼器,却人人喜于修炼扶龙望气之术。

  扶龙望气,顾名思义便是通过望气之术,探查他人之气数命理,从而推测其大道运程,乃至未来修道可能企及的高度。

  世俗人间中,有人以此术探查身负龙气的天命之子,通过辅佐其逐鹿天下,最终得以建立世俗王国,来获取巨大利益。

  而山上仙家,则以此术寻找尚未成长的修道种子,往往精通此术之人,甚至能够于童稚尚未涉足修仙一道时,便探查出幼儿未来的大道前程,从而帮助仙家宗门搜罗修道天才,稳固宗门根基,进而获取丰厚报酬。

  祈天大陆之所以兴盛此事,与其上最大的一家宗门干系颇深。

  此宗门名曰“补天宗”,仅以一宗之势便占据了半座祈天大陆,宗门传承了无尽岁月,门下更是弟子无数,常有“先有补天后有卦,万象不出此宗中”的盛名。

  可以说,世间占卜问卦之术,皆以此宗为祖宗源头。

  除了善于占卜问卦和望气扶龙之外,补天宗更有一门秘术,为仙界各方势力津津乐道,即以先天神石炼制各种暗合天机造化的预测之物,其中最出名的便是仙灵两界,皆有分布的“混沌万灵榜”。

  此物能洞悉部分天机变化,于玄天灵宝诞生之前,便预示出来。

  当年灵界之时,玄天斩灵剑尚未出世,混沌万灵榜上便有预兆,甚至能够指明其现世区域,可以说是颇为精准了。

  然而盛名之下,补天宗修士下山历练,却通常不以本宗身份行走,而常常或隐瞒身份,或以别宗修士身份掩饰,混迹于各大仙域当中。

  其宗门位于祈天大陆东部,占据了卧龙,周天和百济三条大型山脉,其中以卧龙山脉为主要根基,一门重心皆在于此。

  补天宗最初创立时的宗门,就位于卧龙山脉中,主峰“龙起峰”更是如今宗门的绝对禁地,除了当今的宗主和寥寥数位太上长老之外,任何人都不得踏入半步。

  与龙起峰相邻的问天峰,便是宗门核心弟子的修行所在,峰上各处皆建有望天祭坛,随处可见身穿黑色长袍的补天宗弟子,于祭坛中问天修道。

  此刻,位于山顶上的一座凸出峰外的祭坛上,正有几名神色恭谨的补天宗弟子跟在一名身形颇为高大,面容十分严肃的老者身后,似乎在请教些什么?

  “扶风长老,弟子们即将奔赴各大仙域历练,不知您还有什么嘱托?”一名羊首人身的妖族弟子,抱拳问道。

  “下山之后,你们多半会奔赴各大仙域的飞仙台任职,只需记住一件事……不要轻视任何一个下界飞升而来的修士,这种人无论心性资质,通常都远胜仙界本土修士。”被众人唤作扶风长老的老者,缓缓说道。

  “谨遵教诲!望气推衍,为本宗立身之本,弟子们不会轻视任何一人的。”众人纷纷称是道。

  “至于从传说中那些失落界面飞升而来的修士……不可妄加推衍,能交好时便交好,不能交好时,便要当断则断……斩断一切因果,不要再有丝毫牵连。”扶风长老面露沉吟之色,又说道。

  众人闻言,虽不明白他为何如此说,但也都纷纷应了下来。

  等到所有人离去之后,那位扶风长老站在祭坛边缘凭栏远眺,眼中闪过一抹追忆之色。

  “也不知,此子如今,究竟走到了何种地步?”半晌后,老者喃喃自语道。

  当年他潜藏在石矶殿中时,曾化名“高升”,在北寒仙域的飞仙台,接引过一位从失落界面飞升而来的修士。

  那时候,出于好奇心作祟,他在动用望气之术查看了此人气运之后,更以秘术探查了他的未来命数,虽然只是窥破零星散碎的天机,却也让他从青年时的英俊姿容,直接变成了如今这副苍老形容,无论何等回春之术,都无法逆转。

  所以,在围绕着那人的那场围杀发生之后,“高升”便假死脱身,斩断了与此事的牵连,重新回到了补天宗,做回了扶风长老。

  自那以后,他再没有离开过中土仙域,更不曾将当年之事告诉任何人。

  那个被他接引之人,不是别人,正是韩立。

  当年那个推衍结果,始终是他心中的一块顽疾,令他难以放下,甚至他这么多年始终都未能明白那个“混沌万象,天机不存”的谶语,究竟是什么意思?

  就在这时,老者古井不波的脸上忽然神色一变,猛然抬头,朝着龙起峰方向望了过去。

  只见那座终年云山雾罩的高耸山峰上空,忽然风起云涌,一道螺旋云气从高空中直坠而下,落入了龙起峰顶。

  不知为何,那座笼罩整座山峰的禁制大阵,竟然没有丝毫反应。

  扶风再一看龙起峰下的一座大殿,也不见里面的太上长老有任何反应,面露一丝古怪之色,遂也转头而去,不再朝那边张望。

  ……

  龙起峰顶之上,浓厚云气遮蔽,整个山峰都被彻底淹没其中。

  浓郁的雾气当中,隐约可见一棵棵枝繁叶茂的桃树,遍植在山峰之上,绿树成荫,与奶白色云气相得益彰,使得此处越发仙气袅袅。

  绿树环绕的山峰正中,建有一座八角形的黑石祭坛,方圆不过三丈,每一道边沿处都镌刻着一种“乾坤离兑”的卦象。

  而在祭坛正中,则悬空浮现着一团黑色漩涡,里面浓雾翻滚,似乎有无尽吸引之力。

  漩涡正中处,却诡异地露出了一个面容扭曲的老者,其几乎整个身躯都被那团黑色漩涡吞没,只有一颗头颅,一只手臂和与脖颈相连的一丁点身躯还伸出在漩涡之外。

  老者前额上的头发已经脱落殆尽,后面的花白长发散乱不已,一只眼睛泛着鱼肚白色,显然已经瞎了,整张脸上遍布着黑褐色的斑块,看起来要多丑陋有多丑陋。

  其另一只眼睛虽然未瞎,此刻却也半闭着,整个人的精气神似乎全都泄了,此刻也不过是苟延残喘地等待死亡罢了。

  就在这时,一道螺旋云气从天而降,悄无声息地落在了祭坛外的桃树下。

  云气之中,光芒一敛,浮现出一道人影来。

  此人身形修长,面如冠玉,长者一双细长幽深的丹凤眼,鼻梁不算太挺拔,嘴唇却颇为纤薄,唇边颌下皆生有黑色长须,整个人看起来颇有出尘平和的气质。

  不过,其似乎身患隐疾,此刻正端坐在一张好似白玉雕琢的轮椅之上,身上一袭宽大的白色长袍从身前铺展而下,垂落在轮椅前,腰间则系着一条金色缎带,上面悬着一块九龙玉佩,旁边还挂着一条金色流苏。

  其刚一现出身形,那好似假寐的老者便陡然转醒过来,仅剩的一只眼睛猛然睁开,竟然露出一只金光熠熠的瞳孔,里面金光浓郁,好似岩浆翻滚,竟然有灼人之势。

  “你来了……”老者嗓音沙哑,尾音拖得极长。

  “我来了。”轮椅上的男子,平静的说道。

  “你终究还是来了……唉,天命如此,你说吧。”老者苦笑着说道。

  “陈抟,还有一卦,向你问卜。”男子双手扶轮的问道。

  此时,若有真仙界稍有些阅历的高阶修士在此,恐怕都会大吃一惊。

  谁能想象得到,这样一个形容凄惨,看起来行将就木的垂垂老者,却正是补天宗的开山祖师,传说中能够“修补天机”的陈抟老祖?

  谁又能够想象得到,这位即将为天道吞没的丑陋老者,乃是修炼预知法则,在整个天庭都赫赫有名的预言道祖?

  “我答应你的三十六天卦,七十二地卦,在这亿万光阴中,你已经问过一百零六卦,还剩最后两次天卦……我却只能再答一次。”陈抟老祖缓缓说道。

  “我要再问一次轮回殿主……此子不除,恐大事受扰。”轮椅男子平静说道。

  “轮回殿主修炼轮回之法则,早已能够藏身轮回大道,不受我这预言法则窥探,先前七十二卦皆是问卜于他,一无所获,你当真还要问卦于他?”陈抟老祖声音微起波动,问道。

  “问。”轮椅男子不为所动,淡然吐出一字,似不愿再多说一言。

  陈抟老祖也不再多言,仅剩的一直手掌掐诀,口中响起阵阵吟诵之声,那只独眼中金色光芒骤然亮起,化作一道晶光喷涌而出,直接打入身前的一片虚空中。

  那片虚空顿时扭曲,化作一道黑色漩涡,将那道晶光吸纳了进去,陈抟老祖与那黑色漩涡之间,好似架起了一座桥梁,被联通在了一起。

  约莫半柱香之后,那道晶光骤然一收,黑色漩涡也随即消失不见。

  而与此同时,陈抟老祖身后的那片漩涡中,却突然延伸出丝丝缕缕的黑色晶线,缠绕住了他仅剩的那一只手臂,将其缓缓拉扯,融入了漩涡中。

  “如何?”轮椅男子面色不变,问道。

  “轮回殿主依旧无踪,不过一个此前从未出现,却与他牵涉甚深的人,却出现了。”陈抟老祖似乎对于手臂被吞噬一事早有所料,只是缓缓说道。

  说罢,其眉心处飞出一团晶光,如泡影一般落在了轮椅男子手上,随即消失不见。

  轮椅男子双目微微一凝,身下便开始有云气升腾,似乎马上便要离去。

  “天道反噬越来越甚,再有一次天卦,我便要消融于天道法则之中,你的计划……何时能成?”连最后一只手也被漩涡吞没的陈抟老祖,开口问道。

  “快了。”

  轮椅男子只是淡然说了一句,便在流云托举之下,飞升入空,消失不见了。

  “古或今,我为你妄测天机,可莫要让我万劫不复啊……”陈抟老祖望着高空中,逐渐消逝的云气,幽然叹息一声。

  说罢,他独目一阖,整个峰顶再次被浓云彻底遮蔽。

友情链接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