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三百零三章 殿主现身

  在韩立与蛟三的目光注视之下,那轮翻滚的暗红骄阳突然一阵疯狂颤动。

  下一刻,这骄阳便仿若有了生命一般,竟不断的涨缩不停起来,并且节奏越来越快!

  韩立将这一切看在眼中,瞳孔突然猛地一缩。

  几乎同一时间,骄阳表面骤然爆发出大片白光,然后整个骄阳瞬间裂成两半,化为道道残光飘散。

  骨皇身影浮现而出,看起来竟是全身毫发无损,连身周的长袍也没有破损分毫。

  其双目魂火疯狂闪动,却没有再次动手。

  数度交手无果,其显然已经对眼前两个原本根本不放在眼中的人族,收起了小觑之心。

  这二人虽然看来都只是大罗修为,与其差距极大,但这轮回大阵却实在厉害,以至于二人凭借大阵,竟已经可以和他抗衡。

  此刻,血厉,黑面大汉还有黑袍幽灵从远处飞了过来,落在骨皇身旁。

  “骨皇大人,您没事吧?”黑面大汉关切问道。

  骨皇没有说话,抬手一挥,骨爪掌心猛地爆发出一团刺目白光。

  “轰隆隆”

  整片天幕立刻再次滚滚翻涌,无数骨白光芒从天而降,交织下,化为一片滔天巨浪,朝着灰白石殿铺天盖地打去。

  轰隆隆!

  灰白石殿和周围的暗红光罩在这股白光巨浪席卷下,立刻再次震颤起来,仿若暴风雨中的一叶孤舟一般,竟有几分摇摇欲坠之感。

  韩立和蛟三面色微变,不约而同的同时抬手,施展法则共鸣,以试图稳固住轮回大阵。

  然而释放出这一股气势骇人的骨白巨浪之后,骨皇并未趁机攻击,而是转首看向黑袍幽灵,冷声道:“鬼巫,不要再装模作样了,你夺舍了黑袍的身体,莫非以为我不知道。”

  “呵呵,果然瞒不过骨皇前辈。”黑袍幽灵呵呵一笑,身躯一动,飞快缩小,化为一个灰袍男子,正是鬼巫。

  血厉和黑面大汉看到此幕,都是一惊。

  “方才在风暴之中,在下一缕残魂行将覆灭,为求自保,只好夺舍了黑袍道友的身体,还请骨皇前辈勿怪。”鬼巫朝着骨皇行了一礼,说道。

  “你知道,我不便动用全力。你去替我杀了那个人族修士,我便原谅你夺舍之事。你在那人族小辈身边待了很久,别告诉我,没有收集到此人的气息种子。”骨皇冷冷说道。

  “当然没问题,那人既然投奔了转轮王,就是我们幽冥界的敌人。骨皇大人于我有再造之恩,我自当为骨皇大人分忧。”鬼巫笑道,然后张口一吐。

  一团灰光飞出,却是一只不过数寸大小的灰黑色人偶,看起来惟妙惟肖。

  只是人偶面部没有五官,看起来很是诡异。

  鬼巫翻手取出一张灰色符箓,上面绘刻了一圈环形符文,似乎是个封印术法,环形中央闪动着一团金光,散发出韩立的气息。

  鬼巫将符箓贴在人偶空白的面孔上,符箓“嗤啦”一声碎裂,无数灰色符文浮现,裹挟着那团金光,融入人偶体内。

  人偶全身猛地抖动,似乎要活过来一般,而且面部光芒闪动,浮现出一张面孔,隐约正是韩立的模样。

  暗红光罩内,韩立突然抬头,朝着骨白光芒深处望去,面露疑惑之色。

  “是你自己要自投罗网,那就休怪我心狠手辣了。”

  鬼巫喃喃了一声,嘴角露出一丝残忍笑容,另一只手抬起,掌心黑光闪过,多出七根黑针,亮晶晶发着乌光,给人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。

  紧接着,其屈指一弹,七根黑针同时射出,钉入了人偶胸口,膻中,眉心等七处地方,透体而出。

  人偶身体顿时迸射出七道血水,四散飞溅,口中也流出一道鲜血。

  光罩之内,韩立体内“噗嗤”一声,全身各处也凭空破裂出七个血洞,血水从中喷射而出。

  不仅如此,他脑海也是一阵剧痛,七根模糊的黑色针影贯穿了神魂。

  韩立“哇”的一声,喷出一口鲜血,身上的气息陡降。

  “韩道友,你这是怎么了?”一旁蛟三看到韩立这个情况,面色为之一变,惊呼出声。

  韩立没有说话,只是双目紧闭,面露痛楚。

  此时此刻,七道阴狠无比的力量正在其脑海横冲直撞,似乎要将他的神魂直接灭杀。

  他只觉头脑一阵发胀剧痛,仿佛下一刻就要爆裂了一般,识海之中更是一阵天翻地覆,说不出的痛楚难当。

  好在他的神魂强大无比,并没有倒下,汹涌的金光狂涌而出,瞬间将他的身体笼罩在内。

  一股浩荡的时间法则之力随之笼罩住他的身体,身上的七处伤口顿时停止了流血,脑海中的七根虚影黑针也立刻变淡了很多,脑海的剧痛立刻减缓了很多。

  韩立松了口气,睁开双目,抬手轻轻一挥。

  身旁银光闪过,啼魂等人浮现而出。

  “你们……且去帮蛟三道友守住禁制!”

  韩立飞快说了一声,然后顾不得再帮蛟三,立刻盘膝坐了下来,运转大五行幻世诀和炼神术,炼化脑海内七股阴狠力量。

  没了韩立的时间法则相助,轮回大阵威能大减,暗红光罩散发出的光辉陡降,在周围一股股骨白色光芒的冲击下,再次隆隆震颤起来。

  蛟三见状,两手急忙掐诀,竭力稳住光罩。

  只不过一股股巨力从外面传递进来,袭在蛟三身上,使得蛟三面色飞快变得的难看。

  啼魂等人不知道该做什么,只好出手挡住那些渗透进来的力量,分担蛟三的些许压力。

  光罩之外,鬼巫眉头紧皱的看着身前的人偶。

  人偶身上的鲜血已经停止流出,面部韩立的五官黯淡了很多,却并未消失。

  “咦,竟然没死?真是稀奇。”鬼巫喃喃说道。

  一旁的血厉冷笑一声,语气中透出浓浓的嘲讽。

  “足够了,所有人一起出手,一举破掉这轮回大阵!”骨皇大喝一声,语气急促,似乎有些焦急,挥手一击。

  他身后虚空浮现出一座巨大无比的白骨大山,赫然是由无数森森骸骨组成,散发出一阵阵强横无比的法则波动。

  接着,一只白森森的巨大骨爪从白骨大山中破骨伸出,抓在暗红光罩上。

  血厉也长啸一声,无穷无尽的血光从他体内涌出,形成一片遮天蔽日的血云。

  他挥动手中巨斧,漫天血云随着他的动作瞬间汇聚到一处,形成一柄横亘天际的万丈血斧,炽热的电芒在斧刃上嘶嘶乱窜,看起来可怖之极。

  随着血厉手中巨斧凌空劈出,半空的血色巨斧也隆隆斩下,劈在光罩上。

  几乎同一时间,黑面大汉再次施展之前的神通,召唤出那个双头四臂的鬼王。

  鬼王四只拳头黑光大盛,然后陡然变得模糊。

  无数拳影浮现而出,怒涛般打向轮回大阵。

  鬼巫并不精通这等实体攻击,不过也喷出一道黑芒打向暗红光罩。

  四人攻击同时落在暗红光罩之上,轰隆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。

  蛟三娇躯狂颤,七窍都涌出了鲜血。

  不过她眼睛却明亮无比,全力催动轮回大阵,竟然一丝退意也无。

  暗红光罩剧烈闪动,飞快变得稀薄,转眼间只剩薄薄的一层,眼看便要碎裂。

  下方的宫殿上也浮现出一道道裂纹,似乎要崩溃坍塌。

  就在此刻,一股浩瀚无比的力量从下方宫殿中传出,注入濒临崩溃的轮回大阵内。

  轮回大阵绽放出冲天暗红光芒,发出阵阵呼啸锐响,似乎在欣喜无比的欢呼。

  暗红光罩瞬间恢复如初,而且变得更加浑厚,同时无数道暗红光芒从中射出,隆隆巨响声中,骨皇等人的攻击直接被反震了回去。

  骨皇身躯大震,蹬蹬连退了两步才站稳身体,身上光芒狂闪了几下,透露出心中的震惊。

  血厉等人更是不堪,直接被震飞了出去。

  蛟三眼见此景,紧绷的心弦终于松开,体内诸多伤势尽数爆发,再也支撑不住,身体一软,朝着下面落去。

  一团暗红霞光凭空出现,托住了蛟三的身体,一个人影出现在旁边,正是轮回殿主。

  “殿主,您那边……结束了?”蛟三眼睛一亮,艰难的开口问道。

  “九真你辛苦了,好好休息,接下来的事情,交给我。”轮回殿主轻声说道,抬手一挥。

  蛟三只觉得一股浩大暖流涌入体内,流转了一圈,这才消失。

  她体内伤势尽数恢复,消耗的仙灵力也恢复了近半,欣喜的站了起来。

  啼魂等人并非受伤,看到轮回殿主如此威势,也都变了脸色,尽数飞到韩立身旁,严阵以待。

  韩立身上金光一闪而收,也站了起来,看着轮回殿主,愣愣出神。

  眼前之人容貌模糊不清,看不到容貌,但不知为何,他觉得此人身上有种莫名的熟悉之感。

  轮回殿主扫了韩立一眼,很快便移开视线,望向骨皇,徐徐开口说道:

  “骨皇,多年不见了。”

  “我可是一直很想见你,只可惜,一直没这个机会。”骨皇冷冷说道。

  “眼下这个时机,挑选的似乎还不错。”轮回殿主说道。

  “岂止不错,简直可谓万载难逢!哼,你修为本不如我,如今恐怕气血两亏,难道还会是我的对手?”骨皇双目魂火颤动,说道。

  “想不到你行事还是一如既往,甚至不惜以道祖之尊动用法则之力,看来六道轮回盘对你的诱惑实在不小。”轮回殿主身形一动,飞出了暗红光罩,淡淡说道。

友情链接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