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三百零五章 另一个我

  “以你如今的情况,修行完满不成问题,这剩余两卷的功法,你且收下。大成之日,神魂完满,便再无需担心发疯发狂。只是修满七层之后,你后世轮回修仙之路便算是断绝了,要不要继续修炼下去,你自己考虑。”轮回殿主瞥了他一眼,说道。

  说罢,他随手一挥,一道流光闪过,飞向了韩立。

  韩立低头一看时,手中已经多了一枚白色玉简,里面记载的正是炼神术后两层的功法。

  “其实在我面前的唯有一条路,那就是继续修炼下去,至于来世,若是一介凡人,碌碌一生,或许尚有轮回转是之机,如我辈修士,既踏入了修行之路,有朝一日身消道陨,未必还会有来世之机。”韩立拱了拱手,轻叹了一声说道。

  “你倒是想得通透,当断则断,这世间,能看穿这一点的人,方能成就无我,臻道祖境。”

  轮回殿主说玩着一句话,便驻足不言,只是负手而立的望着韩立,似乎有些犹豫。

  韩立等了片刻,见轮回殿主一直沉默无言,便开口说道:“晚辈心中有一疑惑,困扰多日,不知前辈能否解答一二?”

  “你说。”轮回殿主开口说道。

  “当日在九元观中时,晚辈曾在蛟三道友身边,见过一名施展轮回术法的女子,其容貌神态俱与晚辈一位故人十分相似,敢问那位道友现在何处?可否容晚辈见上一面?”韩立瞥了一眼蛟三,说道。

  蛟三见状,目光微微一闪,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一步。

  “你是想问,那女子是不是你在下界的道侣,南宫婉?”轮回殿主漠然问道。

  韩立听闻此言,心神猛然一震,不过面上仍然保持镇定,他着实没有想到,轮回殿主竟然会这般直接。

  蛟三却深吸了一口气后,目光转向了韩立。

  “不错,晚辈正有此问。”韩立说这句话的时候,心底已经确认,那女子定是南宫婉无疑了,否则对方不会如此发问。

  “你所问的人,当下就在这里,只不过她并不是南宫婉,确切的说,她并不是你的南宫婉。”轮回殿主直言说道。

  韩立闻言,眉头紧促,目光看向轮回殿主时,隐隐已经有了几分敌意。

  纵然对方从起初开始对自己就似乎没有什么恶意,且还白白给了自己炼神术后两层且解释了诸多缘由,但若是事涉南宫婉,自然便不一样了。

  自己这一生,自踏入修行伊始,既立下了长生之志,便放弃了很多,也愧对了很多,但终究对于某些事尚有一丝底线,是绝对触及不得的。

  若是自己连这一丝底线也失去了,那自己便不再是自己了,即便修为再高,哪怕与天地共存,又能如何?

  南宫婉,恰好便是他的是他的逆鳞,也是底线之一,也是他心底最为柔软的那一部分。

  “既然那位道友就在此处,不妨让她出来见上一面,是不是在下道侣,晚辈自会辨别。”韩立目光微凝,缓缓说道。

  话音落处,那块镌写有“轮回”二字的石碑后,忽然有一道人影绕出,款款走了过来。

  韩立移目望去,就见那人身着一袭蓝色宫装,生得肤如凝脂,貌若天仙,那略尖的下巴,秀气的鼻子,清澈醉人的明眸,这一切韩立如此熟悉,如此动心,更有一种说不出的温馨之感,却不是南宫婉还能是谁?

  只是不知为何,此刻南宫婉身上的气息暴涨,虽然还似乎有些不稳定,但赫然已经达到了大罗级别,而更加让韩立感到古怪的,却是南宫婉看到他时的神情。

  有迷茫,有疑惑,有愧疚,有遗憾……唯独没有生死重逢的喜悦!

  “你对她做了什么?”韩立猛然转头,对轮回殿主冷冷说道。

  “韩……韩道友,你不要急怒,殿主,殿主他……他只是帮娘亲恢复了前世记忆。”蛟三见状,忍不住上前一步,说道。

  “娘亲?什么娘亲?”韩立一怔,疑惑问道。

  说话间,他便迎向前去,想要将南宫婉拉回自己身边。

  轮回殿主见状,没有丝毫阻拦动作,蛟三脚步轻移了一下,最终还是停在了原地。

  就在韩立将要拉住南宫婉的柔荑素手时,南宫婉却下意识向后退开了一步,同时秀眉一蹙,瞪了韩立一眼。

  韩立抬起的手,僵在了原地,满脸难以置信地望向南宫婉,喃喃叫道:

  “婉儿……”

  听到这一声呼唤,南宫婉眼眸微微一闪,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,痴痴然抬起头望向韩立,一双美眸中闪烁着润泽光芒,似乎有千种柔肠,万种曲折尽付其中。

  “娘亲……”就在这时,蛟三忽然开口轻唤了一声。

  茫然走向韩立的南宫婉脚步一停,转头望向了蛟三。

  蛟三抬手一抚脸颊,面上一阵乌光流散,一张黑色面具揭取而下,两道灵符从耳后飞离而出,第一次没有任何遮掩地显露出了最真实的面容。

  南宫婉见状,来到蛟三身前,端详片刻后,陡然间泪流满面。

  “你是九真!”她惊喜的看着蛟三的脸,呢喃问道。

  冥冥之中,她能感受到彼此之间那种血脉相连的牵绊。

  蛟三重重点头,泪水从脸颊缓缓滚落,无声哭泣。

  韩立心底像是给一块巨石砸中,猛地一沉,艰难转过头,看向轮回殿主,一字一句问道:

  “你究竟对她做了什么?”

  “没什么,只是把她失去的记忆和修为,还给了她。”轮回殿主淡淡说道。

  蛟三从未在韩立脸上见到过如此神情,心中有些不忍,开口说道:“殿主用六道轮回盘帮她恢复了上一世的记忆,她是我的母亲,甘如霜。”

  “甘如霜……与我何干?我只知道她是我的道侣,我的结发妻子,我的南宫婉!”韩立怒喝道。

  与此同时,其周身之上金光大作,时间灵域骤然放开,一股金色气浪从周身狂涌而出,直将南宫婉和蛟三都逼地向后倒退一步。

  只是轮回殿主却不为所动,随手一挥间,一道轮回光芒扫过,韩立外放而出的时间法则之力便纷纷倒卷而回,在回到韩立身上的同时,消散无踪。

  南宫婉听到这一声爆喝,整个人猛然一震,两世为人的记忆似乎同时涌入识海,脸上神情顿时扭曲,双手抱头,痛苦地瘫倒在了地上。

  韩立见状,心中一紧,立即就要过去,轮回殿主却快人一步,来到了南宫婉身后,一手扶住她的后背,一手在她头顶轻轻拂过。

  随着一道光芒闪过,南宫婉面上的痛苦神情逐渐敛去,缓缓陷入了沉睡。

  “此生与上一世的记忆同时泛起,她刚刚恢复原本实力,还有些承受不住。”轮回殿主将其交给蛟三看护,站起身来说道。

  “上一世,便是前尘过往,你凭什么?凭什么要替她找回记忆?”韩立双手握拳,手指关节由青泛白,已然怒极。

  “因为她也是我的结发妻子,我的唯一道侣。”轮回殿主语气平静。冷冷说道。

  韩立和蛟三闻言,同样露出了震惊神色。

  “九真,你之前不是询问过我,你父亲是谁,他身在何处吗?”轮回殿主转头,目含慈爱的看向蛟三,缓缓说道。

  话音落处,他抬手摘下了终年戴在头上的黑色斗笠,撤去了遮掩之法,露出了本来面目。

  那刹那,轮回殿主收回了一切威压。

  在看清轮回殿主面目的瞬间,韩立和蛟三的瞳孔同时放大,两人俱是如遭雷击。

  轮回殿主斗笠之下,是一张平平无奇的普通面容,眼窝略有些深,双眼漆黑如墨,并不如蛟三过往猜测的那般苍老,相反的,却是一张鼻梁高挺的青年面容。

  只是那张脸,竟赫然与韩立一模一样!

  “你到底是谁?”韩立时间灵域瞬间张开,开口质问道。

  他自修行至今,历经的千奇百怪,令人匪思所思之事不胜枚举,但从未有如今日所见所闻一般令自己震惊诧异到无以复加的地步。

  自己的结发道侣突然成为了别人的道侣,结果这个别人却和自己长得一般无二。

  这不是易容或是其他改头换面的秘术,而是的的确确和自己一般无二,难怪自己此前一直觉得对方给自己一种十分熟悉的感觉。

  若不是身上法则气息与自己截然不同,韩立甚至以为站在对面的,乃是自己的一具分身。

  “我是我,你是你,我是韩立,你也是韩立。”轮回殿主叹息一声,徐徐说道。

  “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”蛟三只觉得浑身力气都被抽空了,一脸迷茫神情,怀里抱着南宫婉,喃喃问道。

  “我也是韩立,只不过是一个逆转时间,回到过去,放弃时间,再修轮回的韩立。”轮回殿主缓缓说道。

  蛟三满脸震惊之余,眼中神色更加迷茫。

  “你是韩立,那……我是谁?”韩立忍不住向前跨出一步,指着轮回殿主,缓缓问道。

  他的心思纷乱如麻,一时之间根本静不下心来思考,眼前这景象究竟是怎么一回事,可是冥冥中有一种古怪的牵连,让他在看到轮回殿主真面目的瞬间,就相信此人不是分身,不是化身,不是斩尸,而就是自己。

  即便两人身上的法则之力完全不同,但那种无法言明的古怪联系不会错。

友情链接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