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三百二十一章 波谲云诡

    中土仙域,南海。

  一座名为南瞻大陆的仙域陆地上,极南之地是一片绵延数十万里的滨海山脉,当中分布有九十八座地脉火山,皆为活火山。

  这些活火山几乎每隔百年,就会有一到两座要喷发一次,每一次都会吸引来南瞻大陆上,无数散修和大量的中小仙家宗门前来围观。

  这些人当然也不是闲来无事为了看这一盛景,而是为了碰运气,看能不能从火山喷发抛飞出的岩浆中,找到一种名为“火炼石”的灵材。

  往年天庭对于这种事情都是睁一只眼,闭一只眼,任由他们凭借运气获取仙缘,可今年的情况却有些不同。

  明明根据预测,将会有一十七座活火山同时爆发,结果却在刚露出爆发苗头的时候,就被南瞻大陆镇天楼内的仙使出手,将火脉引导入了西海,最终并未爆发。

  大陆上各家散修和中小宗门,对此却没有丝毫怨言,一切只因为真仙界的一场最大的盛会——“菩提宴”即将召开了。

  在这极西之地的九十八座火山山脉当中,有着天庭的一座极为重要的所在,即伫立在山脉中央的一座应天门。

  这座应天门,乃是从其他仙域进入中土仙域的南大门,通常也被称作“南天门”,此处说是为“门”,实则是一处巨大的传送法阵,当中建有大中小型传送法阵数万座,能勾连三十六大域中的其他三十五域,同时传输数十万人。

  当天门洞开之时,更是能够建立起一条沟通其余三十五大仙域的空间通道,任由两界来往,通行无阻。

  事实上,像如此的应天门,如那镇天楼一样,分别还有三座。

  中土仙域为真仙界之核心,域内共有九州四海,其中每一州便是一块疆域无边的大陆,彼此之间被四片浩渺海洋阻隔,才划分出了当下的格局。

  其中除了天宫大陆位于九州四海的中心,乃是天庭正统所在,其余还有东胜大陆,西贺大陆,南瞻大陆和北俱大陆,分别位于东南西北四海当中。

  在四座大陆之上,各自各自伫立着一座镇天楼和一座应天门。

  其中每一座应天门,便是一处沟通其他仙域的天门,都有巡天神将镇守,而每一座镇天楼也都是镇守这一仙域的核心所在,其上常年也都有道祖级别的强者镇守。

  由于菩提宴临近,真仙界各大仙域已经开始陆陆续续有大量修士朝着中土仙域集结,其中除了得到菩提令,能够有幸参与那场天庭盛宴的人外,更多的人则是来此一睹仙界第一仙域的风采,同时也希望能够享受盛会带来的福利。

  因为菩提宴虽然是在天宫大陆举办,可其他几座大陆上同样有各种中小型盛会举办,届时流散在整个真仙界的各种奇珍异宝也会聚集到这里,各种鉴宝和竞卖大会更是随处可见。

  试问哪个修行之人不想借此机会一饱眼福,不想试着从中获利?

  然而,为了迎接这万古盛会,天庭也同样承担着不小的压力,毕竟等到盛会正式开始举办的时节,整个中土仙域可能会涌进十倍乃至十数倍的各界修士,即便防守再怎么严苛,也难保不会有漏网之鱼。

  ……

  吠反仙域。

  一片绵延十数万里的雪原之上,到处亮着一团团赤红火焰,如同绽放满地的红莲一般,猩红而妖冶,将原本暴雪覆盖的平原,灼烧出一道道焦黑痕迹。

  一道巨大无比的赤红灵域,笼罩着这片荒凉雪原,扔在簌簌落下的漫天雪片,在落入这灵域空间的瞬间,就都被滚滚热浪蒸发一空,根本无法到达早已经伤痕累累的大地上。

  雪原中央的一座方圆数万丈的巨大深坑中,正躺着一具身着青铜甲胄,头颅却只剩半颗的妖族修士身躯,从其身上流淌出的金色血液便可知道,其生前修为已然不低。

  从其仅剩的半颗头颅上,仍然能够看出本来的狼犬面目,只是显得太过狰狞血腥。

  事实上,此人乃是吠反仙域中,最大的妖修宗门万妖窟的老祖,大罗后期境界。

  其原本已经准备就绪,打算带着几位亲传弟子,前往中土仙域参加菩提宴,结果前往传送法阵的途中,在此被人伏击。

  他自己勉强还算留了条全尸,其余弟子则是灰飞烟灭,连什么都没留下。

  “砰”的一声沉闷声响。

  一名上身赤裸的高大男子,从巨坑边缘跳落而下,来到妖修残尸身旁。

  其生着一头半长的红色卷发,随意地披散而下,一张棱角分明的脸颊平静如水,看不出半点情绪波动,裸露的皮肤上犹自浮现着道道火云红斑,一明一暗地闪烁着,内里流露出来的灼人气息,将周围虚空都烧灼得微微有些扭曲。

  他弯下腰,从妖修身旁拾起一枚菩提令,搓了搓上面的血迹,口中发出一声嗤笑,随手往身后坑外一抛。

  巨坑边缘处,一名手持罗伞的黑裙女子抬手接下,略一打量,将之收了起来。

  女子身材婀娜有致,皮肤白净得如同羊脂美玉,一张脸蛋儿更是绝美无暇,怎么看都该是一个绝世罕见的美人,只是其额前垂下的长发,却将她的半张脸颊遮挡,稍稍显露出的一角上,能够看到明显的鱼鳞瘢痕。

  “炎啄,人也杀了,东西也拿了,可以走了。按照殿主吩咐,这戎犬只是可杀可不杀的货色,倒是那桐秋真人,才是我们必须杀掉的对象。”女子嗓音十分悦耳,开口说道。

  “知道了。”那红发男子回了一声,仍自顾自的从戎犬的手臂上摘下一枚储物镯,身形一跃,飞出了深坑。

  “有时候你的脾气还真是执拗,偏偏要跑到这儿来。”女子看了红发男子一眼,轻叹了一声道。

  “杀了他,也算给桐秋提个醒,他估计是不会立即前往中土仙域了。不过也好,省得我们路上找,直接杀上山门比较痛快。玄鱼,门中弟子可以不管,祖师堂必须片甲不留。”炎啄说道。

  “我只管取桐秋的人头,其余人你随意。殿主说过,我们轮回八子第一次全部出动,动静可是要闹得越大越好。”被称之为“玄鱼”的女子随口说道。

  “知道了。”炎啄面无表情的说道。

  “走吧。”玄鱼说道。

  说罢,两人身形一跃,并肩飞入高空,消失不见。

  笼罩在这片荒原上的灵域也随即消失,漫天飞雪重落下,大地茫茫尽遮掩。

  如此一般的半路袭杀和宗门刺杀,在整个真仙界的众多仙域中都或明或暗的上演着,其中有成也有败,不过终究是被刺杀之人死的更多。

  只是不知为何,这种一大仙域的顶尖强者,一夕之间横死荒野,在往常时节都是能够震动整个仙域的大事件,在当下却如同投石于海,根本激不起多少浪花。

  大多数仙域还是洋溢着“菩提宴”召开的热闹氛围,只是这热闹之下,早已经是暗流涌动,波谲云诡了。

  ……

  与此同时。

  在一片未知的仙域绝地,有一座瘴气横生的葫芦形巨大峡谷,里面尸骸遍野,鬼火漫天。

  从谷口一路向内,到处可见凌乱错落的各种人畜骸骨,其中既有普通山林野兽的尸骨,又有各种强大妖兽的残骸,更有不少仙界修士的遗骸,有的甚至只剩枯骨还散发着阵阵凶厉之气。

  山谷深处瘴气更浓,隐隐约约传来一阵阵“梆梆梆”的敲打声。

  透过重重雾气,只见里面的一块巨大的嶙峋怪石上,正盘腿坐着一个身着鹅黄衣裙的俏丽少女,嘴巴里还叼着一根青草。

  少女不是别人,正是离开韩立,独行至此的金童。

  此刻,她正手拿着一根不知是何妖兽的长骨,一下一下地敲击着身下的巨石。

  “喂,找了你这么久,一直躲着不出来也不是办法啊,你是整个真仙界除我之外最后一个大罗级别的噬金仙了,只要吞噬了你,恢复我们道祖之位便指日可待了。难道你不想报仇?想要一辈子躲在这里?吃了这么多年的垃圾,还没吃够?”金童说道。

  巨石纹丝不动,山谷中除了那“梆梆”的声响,也再无回应。

  “敬酒不吃吃罚酒,好……我成全你。”金童将口中叼着的青草吐至一边,目光一闪的说道。

  话音落下,她身形骤然飞掠而起,手中那根打狗棒似的长骨,被她如标枪一般投掷而下,裹挟着一股风雷之势,直接砸入巨石之中。

  伴随着“轰隆”一声巨响,那块嶙峋怪石顿时爆裂开来,炸成了齑粉。

  一道金光从中透射而出,一只身形巨大的金色甲虫从中展翅飞出,朝着高空直冲而去。

  “哪里逃?”

  金童低喝一声,身形一跃入空,同样金光暴涨现出了原形,与那只气息丝毫不在她之下的噬金仙厮杀在了一起。

  只见虚空剧烈震荡,金色的法则华光与黑色的空间裂隙交织一处,方圆数十万里都沦为了战场,一时间却也难以分出生死。

友情链接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