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三百四十八章 故乡遇故知

  “是啊。多年未回,这里倒是没有多少变化。”韩立看着眼前黑风城,有些感慨的说道。

  轮回殿入侵北寒仙域后,对这座城池的日常,似乎也没有造成太大影响。

  其实回过头来想想,轮回殿在真仙界潜伏那么多年,逐渐发展成为一股庞大到可以与天庭较劲的暗中势力,与各方面的关系更是盘根错节,但实际对于一般中低阶修士,乃至凡人来说,其实并不会有什么感觉。

  一旦连这些人都感觉到了,那就说明,这股势力准备浮出水面了。

  思量间,他带着南宫婉自城门进入城内,沿途看着周围的街道,目光闪动不已。

  “夫君,你在看什么?”南宫婉好奇的问道。

  “我如今面临斩尸关口,重在感悟,我打算沿着飞升真仙界后走过的地方,再次一一踏足,回忆过往,以此来历练心境。”韩立如此说道。

  南宫婉如今境界不够,对于韩立所言听的云里雾里,不甚明白,不过韩立如此说,她自然不会不信,点头不再说什么。

  韩立带着南宫婉在黑风城逗留了两日,将过往自己所经历过的一些事结合风景作了一番讲述,南宫婉自然也听得津津有味。

  二人离开黑风城后,横穿落魄惊风,来到外面的荒澜大陆,继续追寻当年的行迹。

  大半年后,二人沿路路过了古云大陆的烛龙道。

  这里也算是韩立进入真仙界后,正式拜入的第一个宗门,在此修炼了许久,也算是他在仙界的第二故乡了。

  让他惊讶的是,当年威震北寒仙域的烛龙道,如今门内人烟稀少,弟子凋零,各处隐隐还有战斗的痕迹,不复当年的盛况。

  韩立施展神识略一探查,很快便得知了原因。

  北寒仙域本是小仙域,但烛龙道原本作为域内三大修仙势力之一,底蕴还算深厚,但先是由于百里炎一事招致天庭围攻,再加上当年当年冥寒仙宫一行,烛龙道进入其中的人近乎全灭,实力遭到重创,自此开始呈现倾颓之势。

  当然,苍流宫和伏凌宗也在此役中或多或少的受到了影响。

  而后在灰界入侵北寒仙域后,三宗因为应对不当,再次遭到重创,这才落得了如今的下场。

  韩立暗暗叹息,施展隐身之术,带着南宫婉进入其中,来到了曾经住过的赤霞峰。

  这里和他当年离去时没有大的变化,而且自从他离开后,这里似乎一直荒废,没有人再来居住过。

  韩立在赤霞峰峰顶坐下,回忆起当年在烛龙道修炼时的情况,一心追求时间法则的决心,寻找蟹道人的焦急,还有对随时可能降临的追兵的担忧和恐惧。

  他将这些情绪存在心中,反复回忆,那时的记忆越来越清晰。

  过去的自己仿佛一面镜子,映照出最真实的自己。

  韩立不断回忆着当年的一切,越发清晰的了解到对自己的本心,逐渐领悟到了何为自我。

  南宫婉没有打扰韩立,静静坐在一旁相陪。

  这一坐便是半个月之久,这一日夕阳下沉,最后一丝余晖也沉入天际,韩立这才站了起来,嘴角露出淡淡的笑容。

  南宫婉看着韩立,眸中闪过一丝异色。

  韩立此刻的神情气质似乎有了一些变化,但具体是什么,她又说不上来。

  “看来夫君所说的炼心确有其事,大罗境界的修炼当真玄妙。”南宫婉心中暗道。

  “走吧。”韩立淡淡说了一句,拂袖发出一股金光卷住二人,破空飞射而去。

  ……

  北寒仙域边陲的元荒城,仿佛一头巨兽匍匐在边陲之地,阻挡着外面的一切。

  城外是一片辽阔沙漠,极目望去,视野中尽是一片苍莽浑厚的黄色,沙丘连绵,一直蔓延到天际尽头。

  韩立和南宫婉虚空而坐,望着下方城池,还有远处的荒漠。

  ……

  北寒仙域和黑山仙域中间的蛮荒界域内,两道遁光缓缓飞驰而过,速度时缓时疾,但总体而言并不像是急着赶路的样子,似乎在欣赏下方的风景。

  ……

  黑山仙域的浮云山脉,野鹤谷。

  黑山仙域临近北寒仙域,受灰界进攻的影响很大。

  野鹤谷之中如今一派荒凉,无一人居住,当初选择留下的莫无雪和虞子期也不见了踪影。

  韩立和南宫婉坐在谷内那个众人时常相聚的石台旁,对饮美酒。

  ……

  黑土仙域,幻烟沼泽。

  韩立和南宫婉行走其中,阵阵白色的雾气在沼泽内飘荡,只是寻常的水雾,一碰到二人立刻自动从两边绕行而过。

  “这里就是真言门遗迹的入口处,好像没有那种使人致幻的烟雾?”南宫婉说道。

  “那种雾气只在特定的时间段才会出现。”韩立说道。

  他的容貌和过去一般无二,但散发出的气质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,神情间透出一股锋锐之感,似乎能斩断一切。

  一股说不清,道不明的压力从他韩立身上散发出去,方圆数百里内的活物尽数潜伏到了沼泽内,簌簌发抖。

  “夫君,你说我们现在还能不能进入真言门遗迹,我对那里还是很好奇的。”南宫婉说道。

  “真言门遗迹已经被空间裂缝吞噬,只怕已经彻底毁灭,再难看到了。”韩立摇了摇头。

  “那夫君我们接下来要去哪里?继续前往灰界吗?可如今真言门遗迹已经消失,如何才能前去灰界。”南宫婉说道。

  “灰界就不去了。”韩立摇了摇头。

  当年能够前往灰界,多亏了灰界那边打开了连接这里的空间通道。如今通道早已毁坏,灰界和魔域不同,处于另一个极为遥远的界面,即便以他如今的修为,想要前往也不容易。

  不仅仅是灰界,魔域也去不得。

  蟹道人败亡,魔域如今已经尽数落入魔主之手,他此刻若是过去,一旦被魔主发现,只怕会有大麻烦。

  韩立面露沉吟之色,经过这些时日的回忆和洗炼,他对于自我的体会越发的深刻,斩掉自我尸已经有了不小的把握。

  他考虑着是否尝试一下斩尸。

  就在此刻,一道遁光出现在远处天际,朝着这里飞射而来。

  韩立朝那里望了一眼,也没有奇怪。

  幻烟沼泽这里灵气浓郁,出产不少灵材,致幻雾气没有出现时,有不少修士会进入其中寻宝,来此的路上已经遇到了不少。

  韩立不愿和外人相见,以免破坏了体悟自我的心境,正要带着南宫婉离开。

  就在此刻他目光一闪,面露惊讶之色,挥手发出一股金光,带着南宫婉朝着那道遁光迎去。

  那道遁光内的修士看到韩立的宏大遁光逼近,吓了一跳,停了下来,显现出一个白袍老者的身影。

  金光一闪,韩立二人身影出现。

  “厉小子,是你!”白发老者面上现出惊愕的神色,指着韩立惊呼出声。

  “呼言道友,许久不见得了,当年黑风海域一别,想不到能在这里碰到你。”韩立笑道。

  这白袍老者不是别人,正是呼言道人。

  “我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你,你的修为大进了很多啊,我一点也看不透,如今到了什么境界?”呼言道人打量韩立,啧啧说道。

  “这些年经历了不少,修为是有一些提升。倒是呼言道友你,修为似乎有些后退啊,可是修炼出了什么问题?”韩立问道。

  呼言道人此刻的修为降低到了真仙境,而且只有真仙中期。

  “哈哈!权利富贵,不过浮云尔尔,修为神通,亦是尘土,小事而已。”呼言道人哈哈一笑,似乎对自己修为降低毫不在意。

  “呼言道友还是这般通透,在下自愧不如,佩服。”韩立心中一动,笑道。

  呼言道人的这番言论,倒是和他这些时日参悟自我得到了领悟又几分相似,而且意境比自己的领悟,还要高出一分的样子。

  “什么通透,我这是酒喝得太多,脑子被泡的坏掉,什么都不在乎了。”呼言道人笑骂了一声。

  南宫婉看到二人笑谈,虽脸上带着笑意,心中却早已惊讶万分。

  他记忆里的韩立,一贯何人交往都是颇为刻板,极少能和人有说有笑。

  而且看得出来,二者交情极为不错的样子。

  “啊呀,你看我,光顾着和你说话,都忘了问你,这位仙子是?”呼言道人看向南宫婉,又看看了韩立,有些意味深长的问道。

  “这是婉儿,我的道侣。婉儿,这位是呼言道友,当年曾经助我良多。”韩立介绍彼此。

  “原来是呼言道友,小女子南宫婉,夫君以前受你照顾了。”南宫婉敛衽一礼。

  “南宫仙子,幸会幸会。”呼言道人朝韩立挤了挤眼睛,面上则一本正经的冲南宫婉还了一礼。

  “呼言道友,这么久不见,要不要找个地方一起喝一盅?”韩立笑着问道。

  “还找什么地方呀!二位若是不嫌弃,不如到在下的住处盘桓一二吧。”呼言道人笑眯眯的说道。

  “也好!那就去道友府上,讨一杯酒喝。希望这些年,你的酿酒技艺可莫要退化了。”韩立对此自然欣然答应,呼言道人是他少数可以交心的朋友,许久未见,也颇想要多聊一聊。

  “哈哈,这些年修为我不敢说,但酿酒之道,我可是天天都在琢磨的!快走吧!”

  呼言道人见韩立应下,竟开心得几乎要手舞足蹈,于是带着二人朝幻烟沼泽外面飞去,很快飞出了沼泽,一片山脉出现在前方。

友情链接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