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三百五十六章 群英荟萃

  “朱颜道友所言不错,若说先前我还有所怀疑的话,可眼下见了这两人,观其身上气息波动,便知绝对不是好对付的。再说了,我等皆为道祖,本身就被天道约束极严,一旦动真格去拼死拼活,到头来也是得不偿失。”东离虎也开口说道。

  “此事乃是至尊亲自交代,我等如此作为,恐有渎职之嫌……”盟渊迟疑道。

  “盟渊道友若是实在过不了心里的坎,不妨先行一步入阵厮杀,我等也不会袖手旁观,自会从旁掠阵,正好也见识一下道友的惊天神通,你说如何?”朱颜笑道。

  盟渊听闻此言,眼眸一眯,心中顿时有了几分怒意。

  “够了,此二人如今既然已经被我们禁锢住,只要保证他们无法去天庭捣乱就行了,无需节外生枝进去厮杀。等菩提宴事了,至尊那边自然会有所决断。”紫杉轻叱一声,说道。

  四人之中,显然是以她为首,听她盖棺定论之后,众人便都不再言语。

  貌若稚童的盟渊,心底暗暗松了一口气,他自然不是真的想要和韩立打生打死,之所以说那些话,不过是为了万一日后追责起来,他好有开脱之语。

  毕竟,是其他人不肯打的。

  “没想到一场盛宴,我等却需要守在此处,看来是尝不到那菩提道果的滋味了……”老妪轻叹一声,言语里满是遗憾。

  其他人心中也是喟叹一声,对韩立两人的怨恨,也都又增添了一分。

  ……

  中土仙域。

  南瞻大陆应天门外的海域之上,一艘艘巨大灵舟悬浮当空,上面旌旗飘扬,一杆巨大的帅旗竖在中央,上面写着“轮回殿”三个大字。

  灵舟之上和海域虚空,到处都是密密麻麻的人影,其中大多数人都身着轮回殿服饰,脸上也覆盖着各色轮回殿面具,一副严阵以待的样子。

  其中为首的一首灵舟甲板前方,并排站着七八道人影,其中六人脸上全都戴着黑色面具,只有正当中的两人以本来面目示人。

  这两人中,一个头生银色短发,身材不算太高大,浑身肌肉却精炼如钢铁一般的青年男子,脸上蒙着黑巾,只是将自己的口鼻掩住,一双幽绿的眸子里,闪烁着浓烈杀意。

  在其身后,还交叉背负着两柄绿色战刀,刀身狭长无鞘,通体翠绿如水晶,上面隐隐有淡淡的绿色雾气不断溢出,好似活物呼吸一般。

  他的身侧,还站着一名皮肤青黑,身形高如铁塔的青年男子,正是武阳。

  “贪狼,殿主已经进入天庭了吧?”武阳眉头紧蹙,问道。

  “已经从东天门那边进去了,再过几个时辰……菩提宴,差不多也该开始了。”那名银发青年语速很慢,声音好似从喉咙深处一点点挤出来的一样,缓缓说道。

  “炎啄和玄鱼那边如何了?”武阳心底隐隐有些不安,问道。

  “你太紧张了……放松点,该紧张的是他们……”贪狼抬手指了指对面,遥遥相隔地那座雄伟的应天门,说道。

  武阳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,但见应天门后方,一道道巨大的各色光柱不时从地面升起,如冲天光阵一般,荡漾开一阵阵强烈的空间涟漪。

  那里正是南瞻大陆连通其他仙域的大型传送阵的所在地,此刻运转很是繁忙,正有大量的真仙界最顶尖的人物,从各个仙域集结过来,其中不乏道祖和大罗境修士这般存在。

  “我身后的冷翠刀都有些饥渴难耐了,只等着饱尝他们的鲜血呢……”贪狼喉咙间响起“桀桀”笑声。

  其黑巾遮掩下的脸颊上,露出一道触目惊心的撕裂伤痕,一直从接近耳下的位置,连通到了他的嘴角。

  ……

  除了北俱大陆上的北天门外,轮回殿在东天门和西天门外,同样也是陈兵百万,与天庭隔空对峙,已经僵持了不少时日。

  不过双方虽然互有挑衅之举,却都没有真正放手厮杀,皆显得颇为克制。

  这三座应天门内,尤其是北天门内最为热闹,所有传送大阵全力运转,不断地将仙域各处的与会修士接引过来。

  中土仙域内的九座大陆上,几乎处处张灯结彩,洋溢在一片欢快氛围中。

  本就扎根在中土仙域内的一些大小宗门,虽然未必有参加菩提宴的资格,也都觉得与有荣焉,纷纷在宴会期间召开宗门盛典,与其交好的其他仙域宗门,也会趁此机会前来拜会,一同感受一下作为真仙界首善之地的万古盛况。

  更有各大商会仙门,也趁此机会举办各式鉴宝大会,云集真仙界各种宝物,吸引着无数慕名而来的仙师和散修。

  不过这些种种狂欢之举,终究只是菩提宴掀起的余波涟漪,真正引人瞩目的,还是那些设立在仙域九个大陆的正式会场,那里才是真正云集整个真仙界最为尊贵显赫,最为实力高深的一拨人的地方。

  天宫大陆中央区域乃是一片巨大盆地,天庭许多重要的职能衙署就都分布在这片区域,而此次菩提宴的主会场,正是位于这片区域上空的万里云海之中。

  若是从盆地下方仰望这片云海,不论是哪个角度,都能看到云气之中霞光万丈,紫气蒸腾,运气好的时候,还能看到云海中团簇出现天马飞腾和仙女起舞等各种异象。

  事实上,在这片云海上还悬浮着一块,占地面积足有百万里的巨大浮岛,被人们称为瑶池胜境,乃是天道七君之首,时间道祖古或今的长居之所。

  瑶池胜境外围,乃一片环绕山峰,其间灵气充盈,仙雾缭绕,一条条百丈瀑布挂于山崖,如星河垂落,激起万斛珍珠。

  瀑布下的深潭边,一头头九色神鹿俯首饮水,目光平和,怡然自得。

  不远处的山林内,时不时传出嘹亮的啼鸣之声,隐约有仙猿荡臂其中,尽显天性自然。

  山林上空,一群群丹顶仙鹤引着仙灵群鸟飞越而过,啸鸣之音如仙乐奏响,令人问之便觉心旷神怡。

  在更高的天穹之上,则有万道流光,如彩虹团簇一般,朝着胜境中心汇集而去。

  那万道流光中,有一架架凤车龙辇奔驰不息,也有一头头麒麟异兽腾跃而过,更多的则是一群群仙人,身着华服羽衣相携着踏云飞掠,显得热闹非凡。

  越是临近瑶池胜境最中心处,此方天地的灵气就越发浓郁,甚至每当朝暮之时,山林中的仙草灵树之上结出的露珠,都几乎皆是精纯灵气凝结所致。

  以至于每日早晚,都会有大量的仙童和仙娥,在这胜境山水中专司采集之责,用以酿制真正意义上的琼浆玉露。

  瑶池胜境的中心地带,有一片方圆百里的净水湖泊,湖水清亮,平滑如镜,形状看起来就像是一折打开的扇面,被取名唤作“净明湖”。

  这净明湖后,生有一棵古老到没有几人能说出准确年岁的老槐树,高逾千丈,顶如华盖,将小半个湖面都遮掩了进去。

  老槐树下,修建有一座高不过三丈的两层阁楼,便是时间道祖往日的修行所在。

  净明湖外,已经被改建成了一片半环形分布的巨大广场。

  整个广场,看起来像是一圈更大的扇面,通体以白色灵玉铺就,当中开凿出一条条两尺来宽的沟壑,引入净明湖水,将整个广场分割出一层一层,由内向外越来越大的长条状区域。

  这些半环形的长条状区域上,摆放着一张张紫玉案几,密密麻麻足有数万个,上面全都焚着幽檀香,摆着各式鲜灵果蔬,用以招待宴会宾客。

  而每相隔数百丈距离,这些坐席中央就会有一处开阔地带,建有一座略略高出的平台,上有身着宫装的美艳仙娥,随着绕梁仙乐翩翩起舞。

  广场正中,几乎背靠着净明湖的区域,是整个广场的核心,上面只摆着七张紫玉案几,此刻全都空着,并无一人落座。

  而距离这一排案几不远处,则有近百个席位,里面已经稀稀落落坐下了数十人。

  这些人中,大多都是仙风道骨的耄耋老者,身上服饰大多都不相同,一个个看起来气息深沉,神华内敛,赫然皆是整个真仙界中,都享有赫赫威名的宗门老祖。

  其中甚至不乏一些已经成为传说,被世人淡忘了的传奇存在。

  他们这些人,大多都闭目端坐,静养调息,一副两耳不闻身外事的样子,反倒是跟在他们身后的,一两个看起来像是弟子模样的男女,一个个忍不住心中的好奇,四处张望着。

  不过毕竟都是大门大派出身,举止行为相当克制。

  只是这其中倒也有例外,比如坐在这一排偏右侧,还算靠近中央的一处案几后的一名白发老妪,此刻就斜斜地坐着,身子前后摇摆如同墙头枯草,仔细一看时,却是眼皮子耷拉着,好似正做着春秋大梦。

  在其身后,还坐着一名肌肤胜雪,容貌秀美的白衣女子,其也如前者一样身形摇摆,频频点头如捣蒜,竟也是一副昏昏欲睡的模样。

  可就在其身形又一次向前倒去时,身上忽然亮起一阵紫色华光,一条条细密的紫电小蛇忽然从其周身蹿出,作势就要激射向四面八方。

  这时,看起来比她睡得还沉的白发老妪,忽然身形拧转,一手按在了女子额头上。

  女子身上华光一敛,紫电也随即消失无踪,继而茫然转醒过来,嘟囔着叫了一声:

  “师父……”

  “梦寒丫头,为师不是跟你说了,那部《五雷正法真经》虽然是雷法正统,你可以兼修,可是你修炼为师的《大梦春秋》时,可不能继续修炼雷法,一不小心就要伤到自己了。”白发老妪看着女子,颇有些苦口婆心地劝道。

  那白衣女子不是别人,正是余梦寒。

  当年与韩立九元城一别,她机缘之下被这位梦昙宗的老祖宗相中,收为了关门弟子,并亲传她一门梦中修炼的无上仙法。

友情链接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