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三百七十七章 天道莫测

  “执迷不悟……”古或今见状,只是淡淡一笑。

  说罢,他双手一擎,两道金色光波从其掌心不断狂涌而出,朝着高空狂涌而去。

  那团巨大的混沌漩涡顿时被金光搅动,里面涌出的灰光越发强大,朝着李元究等人不断压迫了过去。

  小瓶上的五色光芒立即被全面压制,不断缩小起来,宛如黑夜中的一点萤火。

  “糟了,顶不住了……”梦婆一声惊呼,众人被逼得连连后退。

  李元究也忍不住叹息一声,自己的辛苦准备,终究还是不敌古或今的深远筹谋。

  就在这时,异变陡生。

  只见高空之中,古或今的身后虚空内,忽然一阵空间涟漪波动,从中浮现出一个巨大的银色符纹,紧接着便有一座银色的虚光大门蓦地打了开来。

  古或今瞬间便有所感应,眉头一皱,收回一只手掌,朝着身后猛然拍去。

  其掌心中金色光芒暴涨,化作九条金色蛟龙,猛然冲向那座大门。

  在那道银色光门之中,也忽然涌起一片暗红光芒,如潮水一般狂涌而出,瞬间与那九条金龙冲撞在了一起。

  “轰隆”一声爆鸣!

  那道银色光门轰然炸裂,虚空之中只留下一个巨大的黑色空洞,久久不见消逝。

  几乎同一时间,古或今身前身后分别闪现出一道人影,一个握拳一个递掌,朝着他打了过来。

  古或今避无可避,身上金光暴涨,周身之外一道如同法相般的金光人影,骤然浮现而出,笼罩住了他的身形,替他承受了这前后夹击。

  只听“轰”的一声爆鸣!

  那金光人影猛地炸裂开来,从中荡漾开来一圈巨大无比的金色云环,朝着四周扩张冲击而去,直接将那偷袭的两人,逼退到了百万里之外。

  金色云环逐渐消散开来,漫天云气化作星星点点的金光消失不见,古或今的身影从中显现而出,胸口处剧烈起伏着,嘴角挂着一丝血迹,竟是受了伤。

  “居然是你们……”古或今一手保持着催动大阵的姿势,一手抹去嘴角血迹,缓缓说道。

  李元究等人只觉得压力顿时一松,也忙纷纷朝着那突兀出现的两人望了过去。

  这一看,众人竟是纷纷露出震惊之色。

  只见那里的两人不是别人,赫然正是之前已经被古或今抹杀掉了的魔主和轮回殿主。

  他们二人身上,各自笼罩着一层光芒,竟是能够抵挡这大阵的侵蚀,身上并未有法则之力外溢而出。

  “看来古道友对于我们二人重返,似乎并不意外?”轮回殿主眉头一挑,问道。

  “世间有三大至尊法则,你们二人虽然没有站到各自大道的顶点,可终究是紧跟在我身后的两人,若是真那么容易对付,倒要叫我失望了。只是我有些不太明白,你们那两具假身实在有些匪夷所思,我竟也未能看穿。”古或今嘴角带着笑意,说道。

  “在下有一同族胞弟,名唤石空解,他的傀儡法则也算是当世至高,全力造出的融合了我们二人法则之力的傀儡,能够瞒住古道友,倒也不算稀奇。”魔主开口答道。

  “原来如此,之前一直以为你们兄弟不合,你早已经将他诛杀掉了,没想到竟只是你们自导自演的一出戏罢了。铺陈这么久,倒真是煞费苦心了。”古或今恍然道。

  ……

  魔域,原本气势恢宏的夜阳城,已经毁去了大半。

  先前那场以蟹道人为首的叛军和以魔主为首的正统之间的交战,实际上打得十分惨烈,任何一个经历过此战的人,都不会认为那是一场演出来的戏。

  事实上,战争之初的确不是做戏,甚至那场战斗的前期也不是做戏,而是两方打生打死,即将要鱼死网破之际,才有人出面,带着一个足以让他们停战的消息,阻止了决战。

  这个人,自然就是轮回殿主,而这个消息,自然就是古或今的图谋。

  此刻,在魔宫深处的一座密室内,一脸苍白之色的蟹道人,正盘膝坐在一块蒲团上,其浑身气息低微到了极点。

  更加骇人的是,其左半边身子从肩头到小腹位置,此刻竟已是消失不见,融入到了虚空当中,显然是过度使用傀儡法则之力,被天道侵蚀的结果。

  在他身前不远处,石穿空正束手站在一旁,满脸的忧虑之色。

  先前蟹道人从轮回殿主和魔主身上抽取法则之力,来制造那两具傀儡之身的时候,他也在一边旁观,那时候蟹道人虽然也受到了天道侵蚀,但远没有眼下这么严重。

  可就在前不久,正在打坐调息的蟹道人,却突然身受重伤,天道侵蚀的状况,也是陡然间急转直下,变得越发严重起来。

  片刻之后,蟹道人忽然长出了一口气,缓缓睁开了双眼。

  石穿空见状,忙上前一步。

  “你不必担心,之前的傀儡之身毁灭,我受到了反噬而已。”蟹道人见他神情十分凝重,开口说道。

  “叔父,那边情况如何了?”石穿空担忧问道。

  “一言难尽……”蟹道人摇了摇头。

  就在这时,虚空中忽然传来一阵古怪波动,他们两人身上同时有丝丝缕缕法则之力外溢而出,如同丝线一般,被牵引着飞入高空。

  “这是……”石穿空心中一惊,忙问道。

  “古或今开启大阵了,那边情势不妙了……”蟹道人神色也变得越发凝重起来。

  ……

  域外虚空当中。

  韩立带着金童,两人身形如电,顶着天外罡风,飞速疾驰。

  他们原本想从那些尚未关闭的“窗口”进入某个仙域,再通过仙域内的传送阵前往中土仙域那边,结果却发现不知为何,那些通往中土仙域的,甚至是通往中土仙域附近的传送法阵,竟然无一例外,全都无法运转了。

  一番尝试之后,韩立决定带着金童,像当初岳冕带着他们穿梭域外一样,直接从域外空间赶往中土仙域。

  就在两人全力飞行之际,身上却突然起了异状,也开始有法则之力如同晶丝一般外流而出,消失在了虚空当中。

  “这是怎么回事……”金童身形急停下来,有些惊讶道。

  韩立见状,略一沉吟后,缓缓说道:“只怕是天庭那边起了变故……”

  说罢,他忙运转仙灵力,试图封锁住自己的法则之力,使其不再继续外散。

  “居然封不住……”

  然而一试之下,他便惊讶的发现,这种法则之力外溢,竟然无法阻止。

  “这可怎么办?要是一直这么流逝下去,我们只怕赶不到天庭,就……”金童话没说完,就忽然发现,韩立胸口处有一道绿色光芒亮了起来。

  韩立自然也察觉到了小瓶的变化,忙将其从胸前取了出来。

  只见其上树叶状的花纹上光芒莹莹,从中释放出来的光泽笼罩住了韩立的身躯,那些外溢而出的金色光线,便瞬间消失不见了。

  “停了。”金童眼前一亮,说道。

  韩立略一迟疑,随手打出一道光芒,与金童联结在了一起。

  那层笼罩他全身的光线,立即蔓延了过去,将其也包裹了起来,金童身上的法则之力也不再继续外溢。

  “看来小瓶能够抵抗这古怪变化,只是不知是暂时的,还是永久的,咱们事不宜迟,赶紧去到天庭那边。”韩立神情凝重道。

  金童也点了点头,两人遁光相携,瞬间远逝。

  ……

  中土仙域,祈天大陆。

  补天宗的龙起峰上,依旧冷冷清清。

  只是不知为何,今日里峰顶上的一棵棵古桃树,像是给一夜暴雨侵袭,竟是纷纷扬花落叶,变得一片凄凄惨惨戚戚的可怜模样。

  没了云气遮蔽,也没了花叶掩映,整个龙起峰顶显得光秃秃的,就使得那座伫立其上的八角形黑石祭坛,显得更加突兀了。

  祭坛之上悬浮着的那团黑色漩涡,依旧浓雾翻滚,只是嵌在其上的那张苍老面孔,却只剩下了最后半张,加之其披散头发,盲眼泛着鱼肚白色,看起来有些诡异恐怖。

  “大道卜问有三千,算人算己难算天……”一声有些苍凉的沙哑嗓音从虚空中响起,回荡在空荡荡的山巅上。

  陈抟那只已盲的独眼,从满地零落的花瓣上扫过,努力眺望向远方的山头,最后又移向了苍茫高空,脸上神情忧虑且犹豫。

  “罢了罢了,苟延残喘活了这么多年,终究没敢卜问这一卦,如今大道机缘也仅剩半卦,能不能卜问出来……哈哈,冥冥中就看天数了。”陈抟苦笑一声,缓缓说道。

  菩提宴的结果他已经不想知道了,他只想知道古或今的未来,会是怎样?

  自语说罢,他口中响起阵阵吟诵之声,那只盲眼中忽然有血迹渗出,直接将那层蒙在眼球上的白翳覆盖,下一瞬便如燃烧了起来一样,化作一道血色晶光,喷涌而出,直接打入身前的一片虚空中。

  只见那片虚空顿时扭曲,化作一道黑色漩涡,将那道晶光吸纳了进去,在他们之间架起了一座血色“桥梁”。

  然而,这位站在预言法则顶峰的老者,终究是到了油尽灯枯的时候。

  那座桥梁方一搭建而起,不过十数息后,便轰然崩塌开来。

  只是那道黑色漩涡却没有就此消失,而是直接朝着陈抟飞了过来,与他身后的黑色漩涡相融,将其仅剩的那点残躯也缓缓吞噬了进去。

  “没想到,竟然是这样……”

  天地之间,陈抟老祖只留下了这一句话。

  霎时间,整个龙起峰上的所有古桃树,无火自燃,黑烟冲天,如龙起于峰,遁入苍穹。

  ……

友情链接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