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百九十二章 秘境迷踪

  轰隆隆!

  前方虚空破裂而开,无数晶光从中狂涌而出,凝聚成一面晶壁,上面无数景物飞快闪动。

  “嗤啦”一声,晶壁上的光芒骤然大放,浮现出一个巨大漩涡,旋转不休,发出一股巨大吸力,笼罩住了韩立的身体。

  韩立面色如常,没有躲避什么,任由吸力将他身体扯起。

  但就在此刻,他丹田内的金色光球突然一闪熄灭,体内仙灵力猛地一滞。

  漩涡发出的吸力也随之大减,韩立已经被拉扯飞起的身体停滞在那里,随即“扑通”一声重新落回了地面。

  不过他脑海一痛,神魂却毫无反抗之力的被吸入漩涡,眼前一黑,失去了意识。

  等韩立恢复意识,已经出现在荒原大河旁。

  河中仍旧悬浮着无数水滴般的光球,向前隆隆流淌,看起来和之前没有两样。

  韩立此刻以神魂形态,悬浮在大河旁边。

  “又来到了此处,也不知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?”韩立朝着周围望去,喃喃自语道。

  他心中念头转动,没有靠近大河,进入其中某个光球,而是沿着大河朝着上游而去,想要一探此地究竟。

  他此刻是神魂状态,仿佛一团白云漂浮在空中,随风而行,速度快不到哪里去。

  荒漠的景色一成不变,走到哪里感觉都是一样,此地也没有昼夜更替的情况,时间的流逝也非常模糊。

  韩立一路向前,按照他心算已经走了大概七八天,旁边的大河没有丝毫变化。

  他心下渐渐不耐,又耐着性子继续向前走了两日,旁边的大河仍旧没有分毫变化。

  “算了,不知这里到底有多远,又或者这里有什么幻术禁制也说不定,继续走下去八成是浪费时间。”韩立停下脚步,微一沉吟后,朝着大河望去,正要过去。

  就在此刻,他头顶黄光一闪,浮现出一团数尺大小的黄云,云中有两颗豆粒大小的黑色眼珠,看着韩立。

  “你是瓶灵!”韩立眼见黄云出现,心中一惊,随即立刻认出了黄云的本体。

  黄云中的黑色眼珠眨动了两下,似乎在观察他。

  “不知阁下此刻出现,有何事情?”韩立眉头微皱,再次开口问道。

  他话音刚落,黄云突然一亮,从中射出一道黄色晶光,迅疾无比的没入其神魂中。

  韩立神魂根本来不及躲避,黄色晶光便已经入体,化为一股温热气流,融入神魂之中。

  他心中大惊,正要出口质问,头顶半空的瓶灵黄云一闪之下再次消失。

  韩立愕然呆立了片刻,然后仔细探查神魂内的情况,始终查找不出什么异样,也没有不适之感。

  他默然了片刻,将此事暂且搁下,来到大河边,望着河中无数穿梭的光球。

  经过这么多次穿梭,他对于河中光球的来历,也有了大致的猜测。

  这些光球,每一个都代表着过去的一个时间节点,进入一个光球便能返回到过去那个时刻。

  韩立面露沉吟之色,目光闪动不已。

  掌天瓶这个穿梭时间的神通闻所未闻,若能彻底掌握,好处可谓不可估量。

  别的不说,有了这个神通,想要探查过去的事情就容易许多了。

  只是河中的光球数目实在太多,似乎也没有什么规律可言,显得有些杂乱,想要穿梭到什么时候,只能碰运气。

  韩立叹了口气,心中暗想若能控制穿梭的时间节点便好了,他此刻颇想探查一下刚刚蟹道人所言的真假。

  蟹道人此番和那具圣骸融合,修为一步登天,达到道祖之境,但两人之间却产生了一些隔阂,不再像之前那样亲密无间。

  蟹道人刚刚说的话,逻辑合理,并无什么破绽。

  不过韩立总觉得其中另有隐情的样子。

  就在此刻,异变陡生。

  河流中的光球突然剧烈波动起来,好像突然掀起波涛一般。

  紧接着,嗖嗖嗖锐啸!

  十几个大大小小的光球从大河中各处飞出,停留在韩立附近的河中,不再向前流淌。

  韩立面露惊奇之色,仔细打量那些光球。

  光球上也之前一样,浮现出各种景象,只是此次的光球景象,大同小异,都是一片华美宫殿。

  “这片宫殿,看起来有些眼熟。”韩立喃喃自语,看了两眼,立刻恍然。

  光球上的这片宫殿正是千机殿附近的那片建筑,从这些光球上的情景看,那片宫殿各处正在发生一场激战。

  韩立大为诧异,沉吟片刻后目光落在最大的一个光球上,走近了两步。

  光球上陡然释放出一股巨大吞噬之力,“嗖”的一声,将韩立神魂吸了进去。

  他只觉眼前一黑,再次失去了意识。

  ……

  不知过去了多久,韩立缓缓清醒过来,发现自己此刻附身在了一个玄色铠甲的青年男子身上,躺在一座坍塌近半的宫殿中,小腹丹田位置被利刃贯穿出一个大洞,鲜血汩汩流出。

  一个半透明的金色光轮悬浮在头顶,上面闪动着一千多团时间道纹。

  接连不断的巨响从附近传来,显然正在进行着激战。

  韩立心中一动,没有立刻操控金袍男子站起,神念沟通其残存记忆。

  顿时一股庞大记忆涌入韩立脑海,他急忙消化这些记忆,好一会才彻底吸收。

  这个金袍男子名为乌宣,乃是一名被关入积鳞空境的囚徒,后来被石空解,也就是蟹道人收归麾下,因为实力不弱,担任蟹道人贴身近卫。

  蟹道人百余年前开始闭关修炼,试图斩掉最后一尸,以跨出最后那至关重要的一步,积鳞空境各处都在戒严。

  不曾想,今日突然有大批敌人杀入,直逼蟹道人闭关的千机殿。

  韩立看到乌宣的记忆,眼睛泛起奇异的亮光。

  他之前在那条大河旁有过想要探查蟹道人当年剧变的想法,此刻便来到了这里,莫非他已经可以操控穿梭的时间节点?

  韩立越想,越觉得不是偶然,虽然不知道为何,但他确实有了控制时间节点的能力。

  或许是之前瓶灵所为,也可能是别的什么原因。

  但不管如何,这对他来说都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。

  韩立很快站了起来,来到坍塌的大殿门口朝外面望去。

  外面天空不时能看到一头头傀儡厮杀在一起,也有一些拥有飞天能力的人彼此厮杀,巨响震天。

  交战双方,一方和乌宣一样,身穿玄色铠甲,另一方人却都穿着紫黑战铠。

  韩立对紫黑战铠并不陌生,正是夜阳王朝的护卫铠甲。

  这些夜阳王朝之人身躯异常高大,皮肤浮现出青黑颜色,表面更浮现出一道道龙形花纹,口中獠牙外露,看起来仿佛狰狞恶鬼一般。

  这些人数量不多,但实力非常厉害,力大无穷,速度也快似闪电。

  积鳞空境一方数量虽然多,却落在下风。

  “那是魇龙卫,看来当年确实是石空鱼来袭。”韩立心中暗道。

  他和石穿空闲聊时,曾经听其说起过夜阳王朝的各种秘密军团,多次聊过有关魇龙卫的事情,这是一支由纯粹的炼体士组成的军团,直接听从魔主的调令。

  此刻看来,这些魇龙卫实力确实不凡,每个人的实力都不下于打通了一百五十处玄窍的高手。

  韩立看了外面的战斗两眼,视线便朝着远处望去。

  从这里望去,隐约能看到远处四座九层尖塔,分别伫立于一座白玉广场四个角落。

  而在广场正中央,伫立着一座气势雄浑的琉璃大殿,正是千机殿。

  越是靠近那里,战斗越是激烈。

  韩立微一沉吟,拉动身上铠甲,遮住小腹上的伤口,运转《万窍空寂术》,身形飞射而出,朝着千机殿掠去。

  他接着附近的宫殿遮蔽身形,飞快靠近了千机殿。

  一开始凭借《万窍空寂术》,没有被人注意到,不过越是靠近千机殿,周围的厮杀越是激烈,人也越多,他终于还是被人发现。

  一个手持战刀的魇龙卫如电扑来,体内响起连珠炮的筋骨炸响之声,手中紫黑战刀化为一道龙形刀光,斩向韩立的脑袋。

  乌宣只开启了一百多玄窍,和魇龙卫实力差不多,不过此刻是韩立在使用这具身体,眼力见识乃至判断力自然大不相同。

  他身躯左右一摇晃,变化成九道影子,瞬间晃过了这一刀劈斩。

  九个影子随即在这个魇龙卫身后凝聚一体,乌宣的身体显现而出,继续朝着前方飞射。

  那个魇龙卫正要追赶,却被其他积鳞空境之人拦住脚步,只得放弃追击。

  韩立眼见行迹已露,索性放开手脚,在激战的人群左穿右插,竭力压榨这具身体的每一分力量,将身法施展到极致,从不停留和人交手,很快靠近了千机殿。

  此地激战更加激烈,两方人马在大殿入口前厮杀在了一起。

  比较古怪的是,此处的魇龙卫站在大殿入口前,堵住了大门。

  这里的争斗与其说是厮杀,倒不如说是积鳞空境一方的人竭力想要进入大殿,却被魇龙卫死死拦住。

  “那是……”韩立躲在附近一堵废墟墙壁后,朝着大殿门口望去。

  积鳞空境一方为首之人赫然正是沙心,她操控着五具傀儡,和一个身穿青色战甲的人厮杀成一团。

  那人不是别人,正是厄脍。

  他全身玄窍光芒闪动,约莫六七百处,手中正持着那柄蛮龙剑。

  二人容貌看起来没有多大变化,只是气质略显年轻,锐气十足,没有之后的圆滑。

  “厄脍,你竟然勾结石空鱼,谋害主人,罪该万死!”沙心怒喝道。

  “识时务者为俊杰,石空解今日必死无疑。沙心,看在你我相交一场的份上,我劝你还是归顺圣皇,以你的实力,圣皇必定会加以重用,岂不比留在这荒蛮之地强出百倍。”厄脍笑道。

  “妄想!”沙心冷哼一声,操控五具傀儡发出铺天盖地的攻击。

友情链接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