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百九十三章 当年那一战

  厄脍冷笑一声,手中蛮龙剑化为一股黑风旋身飞舞,将傀儡的所有攻击尽数挡下。

  同时剑气吞吐,将五具傀儡和沙心缠住,不让其离开。

  其他的魇龙卫组成一个合击阵势,将积鳞空境一方的人死死拦住,不让对方进入大门。

  韩立眼见此景,心中念头转动,下一刻人已经飞窜而出,化为一道黑影扑向大殿入口。

  前方三个魇龙卫立刻发现了韩立,同时出手,一道金色剑光,一道雪亮刀芒,还有一道青色枪影同时朝着韩立袭来。

  韩立丝毫没有停下身形,反而脚下猛地一蹬地面,令速度陡增三分,抢先一步撞入了前方三人的攻击范围。

  不过就在同时,他手臂一挥,一道青影从他袖中飞射而出,灵活如蛇,竟然一下卷住了三人的武器,却是一根青色长鞭。

  此物是刚刚来此的路上,从一个死去的魇龙卫身上得来。

  被青色长鞭缠住,三人的武器顿时一滞。

  韩立脚下再次猛踏地面,皮肤上隐现血色,身躯左右一晃之下,再次化为数道模糊残影,速度比刚才更快几分,一闪晃过三人,继续朝着千机殿扑去。

  他早已打定主意,不和任何人缠斗浪费时间,不惜强行催动这具肉身所有的潜能,以争取进入千机殿。

  但就在此刻,前方人影一花,一道紫黑人影凭空出现。

  此人身躯高大之极,比寻常魇龙卫高了足足两个头,身上紫黑铠甲胸口,多出一个金色龙头图案,看起来是个头领。

  其一只粗大手臂凌空画了一个圆圈,如有实质的黑光从其手中散发而出,笼罩住了韩立所化的几道人影。

  几道人影被黑光罩住,顿时迟缓了许多,似乎被定住了一般。

  “哼!区区身法小技,也来卖弄!”魇龙卫首领冷笑一声,右手变爪为拳,狠狠击下。

  一股暴烈的黑色拳风从其拳头上爆发,几道人影如同泡影般,和黑色拳风一碰,立刻飞快溃散。

  但韩立的身影也没有出现,仿佛消失了一般。

  “这……”魇龙卫首领顿时一怔。

  “在上面!”厄脍的声音传来,魇龙卫首领闻言急忙抬头。

  只见一道模糊人影出现在魇龙卫首领头顶数丈处,正是韩立。

  他此刻体表血色更重,隐隐要滴出鲜血来,但其速度更快,带着道道残影,“嗖”的一声便从魇龙卫首领上方飞掠而过。

  魇龙卫首领想要出手拦截,却已经来不及。

  “乌宣何时有了这等实力!”沙心也注意到了这里,眸中闪过一丝惊讶,手上却立刻一挥。

  “都是废物!”半空之中,厄脍眼见此景,面色大怒,手臂一挥。

  他手臂上近百玄窍骤然一亮,隐隐浮现出丝丝血光。

  下一刻,其手中的蛮龙剑化为一道黑色残影脱手射出,瞬间出现在了其身后半丈距离,刺向韩立的后心。

  韩立面色微变,身形朝着旁边横移躲闪,不过蛮龙剑速度实在太快,无法全部避让,一只左臂眼看就要被劈中。

  他目光一闪,却没有再做什么,任由蛮龙剑劈下,身形朝着前方射去。

  但就在此刻,一道金影从旁边射来,瞬间挡在韩立身后,却是一具金色雄鹰傀儡,两只金色利爪抓向蛮龙剑。

  蛮龙剑轻易摧毁两只金色利爪,“噗嗤”一声,便刺入了雄鹰傀儡胸口,将其一下贯穿,但蛮龙剑力量也耗尽,停滞在了那里。

  韩立面露诧异之色,身形却丝毫不停,前方已经没有了阻碍,他的身影一闪扑进了千机殿大门。

  厄脍面色大怒,豁然朝着沙心望去。

  沙心嘴角露出一丝笑容,得意的看着厄脍。

  “派几个人进殿将那贼子斩杀,绝不可让其阻碍圣皇大人!”厄脍顾不上沙心,口中怒吼一声。

  厄脍权威似乎颇高,四个魇龙卫立刻脱离战阵,朝着殿内追去,那个魇龙卫首领脸色铁青,也扑向殿内。

  沙心目光一转,两手十指连动,那头被蛮龙剑洞穿的雄鹰傀儡双目一睁。

  两道金光从其眼中射出,一闪没入殿门旁边的石壁上。

  “砰”的一声,原本敞开的两扇殿门一下关上。

  魇龙卫首领等几人收势不住,撞在大门上,高大殿门上只是白光微闪,却是岿然不动。

  “你……”厄脍眼放寒光,充满了杀机的看向沙心。

  “千机殿大门已经关闭,门上有主人亲手设下的禁制,凭你们休想将其打开,厄脍,你这下可是失算了!”沙心按捺住心中诧异,冷笑一声道。

  ……

  韩立望着身后突然关闭的殿门,略微一怔,随即便不再理会,朝着殿内打量而去。

  千机殿内的情况,和他多年后看到的一模一样,到处都是残破的桌椅碎片,还有一些残破的骨甲傀儡,显然刚刚经历过一场激斗。

  此刻殿内一个人影也无,只是这里到处充满了一股血色雾气,散发出一种甘甜的味道。

  这股血雾并无危害,相反的,韩立的身体之前因为激发潜能,动作迟缓了许多,一碰触到这血色雾气,立刻缓和了不少。

  他心中诧异,却也没有多理会这些,身形一晃的急掠到了殿后。

  如其所料,那把黑色石椅还在此处。

  他心中一喜,抓住石椅猛地拧转。

  “咔嚓”的一声,石椅后面的地面立刻露出一条黑色通道,通往地下。

  韩立心中一喜,这里的机关果然没有改变。

  他运起《万窍空寂术》,身形飞射而下,轻车熟路的沿着里面石梯飞快向前,很快来到石梯尽头的门洞前。

  门洞后面是那座巨大的地底洞窟,轰轰的巨响洞窟内传出,每一声都犹如惊雷炸响,引得整个地下洞窟都为之晃动。

  韩立无声无息的靠来到门洞旁,小心的朝着外面望去。

  地下洞窟和之后也没有大的差别,里面是一片巨大血湖,此刻剧烈荡漾着。

  只是湖泊中央处却没有那座水晶棺,而是悬浮着一个血红方形石台。

  石台周围耸立九根高大血红玉柱,上面铭刻了无数纹路,散发出耀眼的血光,凝聚成一层厚厚的血红光罩,将石台笼罩在其中。

  石台之上此刻盘膝坐着一个人影,正是蟹道人,周身都被耀眼金光包裹住。

  他此刻双目紧闭,眉头紧锁颤动,似乎在承受极大的苦楚。

  蟹道人身体也在轻轻颤抖,一缕缕闪动着磷光灰白雾气从他全身各处飞出,朝着其头顶飘荡。

  那里此刻已经凝聚成一个丈许大小的气团,翻滚涌动不已,隐隐形成一具人形。

  而在血湖旁边的空地上,三道人影交织在一起,正激烈交手。

  隆隆的巨响便是三人交手所致。

  交手的一黑一白一紫三道人影,黑白二人赫然正是蟹道人的两具斩尸傀儡,紫色人影却是一个身穿紫色铠甲的中年男子。

  此人的样貌,韩立也见过,正是魔主石空鱼。

  “不对,这感觉不是真人,也是一具傀儡!”韩立看了两眼,心中一动,立刻判断出了石空鱼的真身。

  想想也是,积鳞空境内不允许大罗境以上的人进入,石空鱼的真身自然无法将进来,只能附体到傀儡身上。

  三人动作都快如闪电,大多数时只能看到三道模糊影子,以韩立的反应速度,都只能勉强跟上三人的动作。

  三道人影时分时合,每次交手都爆发出惊雷般的巨响和强烈无比的空间震荡。

  此处地下洞窟内似乎设有禁制,一股股空间震荡冲击在洞窟上,除了让这里晃动一下外,并没有造成太大影响。

  血湖中的湖水怒涛一样翻滚,更腾起浓郁的血色雾气,充斥了整个地下空间。

  石空鱼的这具紫色傀儡实力极强,全身缠绕着一道道紫色电弧,身形移动之间宛如一条紫色电龙划过虚空,引起低沉的轰鸣声,所过之处,轻易划出一道道曲折的空间裂缝。

  蟹道人的两具斩尸傀儡实力也相当强大,而且他们身体被一层金光包裹,并不受积鳞空境的压制,可以施展魔气和法则攻击。

  可惜石空鱼附体的傀儡实在太厉害,两具斩尸傀儡仍旧无法将其击败。

  不过石空鱼也奈何不得那两具斩尸傀儡,双方打成一个平手。

  一次剧烈碰撞后,双方各自后退。

  “石空鱼道友,不要再尝试了,你的这具傀儡虽然不凡,还胜不了我们。我看你还是退去吧,石道友如今已经不修空间法则,不会对你造成威胁了,不如想办法化解以前的恩怨,和平相处。说到底,大家都是圣域中人,天庭才是我们的敌人。”白色蟹道人说道。

  石空鱼哼了一声,对于白色蟹道人的话丝毫也不理会,身形一晃,直接消失不见。

  白色蟹道人面色微变,身形急忙朝着旁边横移躲闪,刚刚移出两三丈距离,一只雷光闪闪的拳头出现,轰击在白色蟹道人之前站立的位置。

  “噗嗤”一声!

  被拳头击中的地方,空间仿佛湖面般震颤爆裂,直接崩溃出一个水缸大小的黑色窟窿。

  就在此刻,石空鱼头顶一道黑影闪过,却是另一具黑色蟹道人凭空出现在。

  他手持一柄黑色战刀,在一阵“嗤嗤”的锐啸声中,一道道黑色刀芒绽放而出,凝聚成一朵黑色莲花,朝着石空鱼一罩而下。

  刀芒过处,虚空也仿佛纸糊般被轻易斩开!

友情链接: